消失……

  一场演唱会让女儿彻彻底底地喜欢上了金在中,那是一个清秀的韩国小伙子,喜欢上如此秀气的男孩子,应该是花季里的女孩子不约而同的选择吧。我想将来的日子里,这样的选择或许还会影响着她和什么样的人相遇,如何相处。
  早就听女儿说过金在中出演的一部《天国的邮递员》电影,也曾经在网上仅仅看了影片开头,一部小成本的影片,剧情也很简单,如果有亮点的话,估计也就是因为是金在中的第一次上镜吧。后来,听女儿说,“电影中有一幕很有感觉,荷娜(韩孝珠)看着在俊(金在中)在照片里影像,房间里与他有关的物品在眼前一个个消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岁月,过往

  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习惯性的转头透过厨房的玻璃窗,俯视着楼下一排梧桐树的树顶,或注目,或侧目而过。
  已经四月底了,梧桐树已经到了飘“毛”的季节。黄绿色的一片片新叶重重叠叠,已经掩映住了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几次在想,如果从冬天开始,自己动动手指,用手机记录下这一株株大树,从光秃秃的枝干到绿叶繁荣的影像,或许时间就在这几张照片里了。

我知道……

  我知道,东方神起你是你的最爱,有一天偶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你悄悄地在窗帘后面,在你的衣橱门背后,贴上了这些帅哥的海报,当然站在中间的是帅气的金在中。我知道,自从李宇春出现在快女舞台上的那一刻起,你就把她作为你的偶像,任何一个胡起、乱喊李宇春名字的人,都会遭到你的不屑。
  在所有的快男中,我知道你喜欢苏醒的苏式唱腔,我知道,从2010年快男地区赛开始,你就一直关注武艺,看着一个略带腼腆的小伙子一路过关斩将,还从10进8开始拉着我看他们的一场场的比拼,虽然我喜欢的是李行亮,你喜欢的是武艺。

选择

  请不要说,遇到我是你的幸运,
  人的一生中,
  幸运的事情就那么一回。
  请把它用在我们一同老去的时候,
  当岁月的流逝写上我们的面庞,
  当满满的爱恋停留在搀扶的臂弯里,

富贵竹

  客厅的窗台上养了几株富贵竹,算算和它相伴已经有86天了。
  想想,很早以前在一些店铺的柜台上见过它,只是不知道它的名字,看着它弯曲的枝干婀娜多姿地栽种在长而纤细的玻璃花瓶中,一捧清水养育了它的生命。不觉得心里一动,没有奢求的生命是不是就会显得平静自然。

意外的消息

  昨天下午,开完了全区教科研工作会议,回到办公室,QQ跳出一个审核信息,看了看说明,说是《福建论坛》的编辑,看到有说明,没有拒绝,一个编辑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呢,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他告诉我,我发在大家语文网上的一篇文章被杂志录用了,这位编辑想知道我的详细地址。《福建论坛》?文章发表?有点意外。疑惑地上网查了查,它是怎样的一份杂志。
  不过还是高兴,还是没有这样的意识,写下的文字,可以用来发表。
  后来开玩笑地对家人说:这个钱一定要吃光,喝光,这样才有意义。呵呵,只是担心,豆腐块的一篇文字,一份牛排都不够,不过,话说出去了,请客是逃不掉的啦……

安静地等待……

  这个时候,这个近似于真空的时刻,
  跳动或许只有时间的指针,
  在打开一道,又一道门之后,
  在一步,又一步,接近最后的终点之后,
  仿佛是到了最后的一跃,等待着飞身而出的时刻,

最懂的人,最暖的伴——纪念这个大雪纷飞中的情人节


  引子:昨天因为一个不小心,受了凉,很难受,晚上很早就洗漱结束,坐在被窝里,四周很静,很静……一早,一句简单的话语,让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充满了温馨。

  这是一个被浮云,在浮云的世界。在很多东西都被微博,被浮云之后,投射在心里的只剩下短语和碎片,经过日复一日的岁月冲刷之后,真正能留给自己的又有什么?
  或许是因为从13岁上初中开始一直在外面读书的原因,对家的温馨一直有很强烈的渴望。幼时那些关于家的不多的记忆,常常在某个时刻,浮现出来,让自己入神地去思念。一直期待着在这一个城市中,有着这么一个角落,亲近的两个人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早上赶着去上班,晚上按时回来,不大的房间里能够听到对方声音,看着对方里里外外,跑来跑去,靠着自己不多的工资,把孩子养育大,让孩子快乐而健康的成长。

走在时间表面的日子

  引子:今天是放假的最后一天,学校已经发来信息,明天上午到校。2011的寒假就这样结束了,新的一个学期就要到来了。
  每个新年都有着不一样的经历,20天的寒假一直没有在守望角写下点什么,因为有着比写下文字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有着比文字更重要的东西要留下。
  是的,在这20天的时间里我不曾忘记梳理自己,让自己从一段段的思绪中走出来,看着自己彻彻底底地相信一个人,看着那些顾虑和担心在眼前散去,看着那些留下的文字成为时间的印痕,浸透了向往、安慰和鼓励。

女儿的舞蹈

  女儿考上高中,开学不久,学校有一些社团,她想参加,她征求我意见,我问了一下有哪些社团,有学科学习辅导交流的,也有一些文艺方面的。想了一下,问女儿:你想参加哪一个?她告诉我她想参加舞蹈社团。当时第一个意识就是担心会影响学习,毕竟高中的学习是一场残酷的战争,如果度过这三年,我没有十分的把握。考虑了一会,还是同意了。
  后来,有一次和她在西餐厅吃饭,她说起了自己的小学生活,说起自己的同学张紫薇,女儿说都亏了她,是她让自己从一个站在讲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胆怯中走出来,慢慢地不再害怕,课堂上能够大胆地举手。突然间,觉得自己当初支持她参加社团的那个决定是对的,作为父母无法给她全部,她要与这个社会接触,她要身边的人接触,她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认识自己。
  参加了社团后,很快到了年底,她开始告诉我他们为元旦联欢备战的事情,开始说如何如何费尽心血寻找训练的地方,后来社团中的又一位同学因一些原

冬至


  引子:今天是冬至,依稀记得,这是一个和老母鸡汤与豆腐联系在一起的日子。小的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奶奶却总是在这一天会杀一只准备了好久的老母鸡,炖了汤,让全家吃一点。印象中有让我一个人吃一只鸡的记忆。现在已经不记得这样特殊的待遇享受过几次,可记得真真切切的是,自己抱着油晃晃的一大碗鸡汤在发愁,一个人怎么能够把它吃完。

  今天因为一所学校要结题,冲掉了晚上前往浦口参加南京市教科所组织的区县教科室工作年会的第一天报到,早晨带了一大包东西,又带了回来。
  要走一段路,加上背着东西,所以也就更加慢了一点。

相依为命…

  在医院,一位中风后的病人,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被妻子用轮椅推进来。这是一对中年夫妇。妻子不时地在逗躺在病床上的他说话,让他回应,手里拿了一串佛珠,不停地说把东西拿好,拿好。医生估计熟悉他的病情,有意地大声在用语言和他交流,问他感觉如何,叫他抬起腿来。

安静,边缘…

  连续几天,断断续续地咳,事务性的工作无法让自己停歇下来,或许,是在寻找忙碌之中的那种虚无,一种找不到自己真实愿望的虚无。
  昨天断断续续咳了一夜,已经无力再继续忙碌。是周六,医院长长的输液室,本来觉得人会少一些。挂号,诊断,皮试,拿药,输液。

思念

  轻盈如枝头摇曳的叶片,
  快乐地如撞击礁石的浪花。
  轻轻地一碰,
  便如花般地绽放。

教师节……

  今天教师节,也是另一个特别的日子,早上一来处理各学校昨晚在区信息网发布的新闻,回复了熟悉的以及不熟悉的朋友的祝福贺卡。
  想起我的老师,小学的,初中的,师范的,有的已经退休,有已经离开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