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依为命…

  在医院,一位中风后的病人,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被妻子用轮椅推进来。这是一对中年夫妇。妻子不时地在逗躺在病床上的他说话,让他回应,手里拿了一串佛珠,不停地说把东西拿好,拿好。医生估计熟悉他的病情,有意地大声在用语言和他交流,问他感觉如何,叫他抬起腿来。

安静,边缘…

  连续几天,断断续续地咳,事务性的工作无法让自己停歇下来,或许,是在寻找忙碌之中的那种虚无,一种找不到自己真实愿望的虚无。
  昨天断断续续咳了一夜,已经无力再继续忙碌。是周六,医院长长的输液室,本来觉得人会少一些。挂号,诊断,皮试,拿药,输液。

思念

  轻盈如枝头摇曳的叶片,
  快乐地如撞击礁石的浪花。
  轻轻地一碰,
  便如花般地绽放。

教师节……

  今天教师节,也是另一个特别的日子,早上一来处理各学校昨晚在区信息网发布的新闻,回复了熟悉的以及不熟悉的朋友的祝福贺卡。
  想起我的老师,小学的,初中的,师范的,有的已经退休,有已经离开了我们。

关乎文笔……

  引子:前几日,偶然地再次听到这样的评价:你的文笔不错。想起读小学的时候,奶奶总是担心地说我像一个傻孩子,当我从学校拿回一张张“三好学生”奖状以及还不错的成绩单,奶奶总是摇着头,说:真没有想到呢。上了初中,继续傻傻地每天在作业本上写呀,算呀,以至于老爸强拉着我,到宿舍外面的小山坡上走走。到了师范,依旧是一个人常常坐在教室的角落,习惯了这种在大家视线边缘的生活。
  有一天,有人看到我递交的论文,有人看到我在博客里写下的文字,他们告诉我,你的文笔不错。似乎是突然之间,我想起看看自己……

  我喜欢文字,那是一种静态的美,而所有的美都要你自己来演绎,看着它,你就拥有了一种人生,一种情怀,一种智慧,文字流动的过程就是一次对自己灵魂洗礼的历程。这一静一动,一个在外,一个在里。
  总是觉得在自己笔下,那些浮华的,滔滔不绝的文字写不出来,或许宛如我纤弱的心脏,无法承受楼梯的攀登一样,无法承受那冗长的文字跋涉。或许,是因为不愿意自己在虚伪衍生出的空白中被消耗,漂白。

珍爱……

  记得,友人这样评价过我,太过真实。是的,我常能够清晰地察觉到自己这种秉性的存在,仿佛打开窗,就可以看到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释然的是,自己已厌倦了去判断,这是一个缺点,抑或一个优点。
  在学校工作的时候,接触的人是有限的,认认真真和孩子在一起,认认真真地工作,这是一种纯净的生活,这种纯净来自于烦恼和忧愁的简单,拼命地批改作业,找几个调皮的孩子发发火,或者想出几个有意思的主意,哄骗孩子们一道开心地去实现。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富足。
  那是一种不需要虚假和敷衍的日子,一些所谓的考核虽然时不时地在眼前闪着眼睛,如果不在乎那或多或少的几张票票,生活得倒也快乐,自然。

陌生的城市

  因为要进行处理网站备案的原因,昨天下午,去了一个不常去的地方,虽然相隔不远,因为这几年城市发展的迅速,已经高楼林立,车流不息,一切竟然变得那么陌生。
  俨然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陌生的人群,以悄然的姿态,宛如走在城市的边缘。

如果可以,让我们张开怀抱…

  如果,可以,让我们张开怀抱。让我们面对清晨的轻风,吹散昨日的阴霾,能不能让我们的眼睛在清凉中变得清澈起来,看到脚步匆匆,能够看到路边的孩子从心底展现的笑容。
  如果,可以,让我们伸出我们手,把最喜爱的东西放在掌心端详,不管是一张照片,还是一本书,或者是你写在书签上的名字,端详它的模样,在心底描绘它的轮廓,喜欢这种端详的姿态,可以专注,可以忘记哀愁,让我们的眼睛里只有你的影像。

浅浅,淡淡,那些,生活……(转载)


  引子:一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一点点地,离开了我,不再回来。无法写下一些东西,是空白,还是一种茫然若失,或许,就是那一种无法救赎的黑暗……
  很少在这里转载别人的文字,今天到单位,再读这篇博文,久久……收藏……
  [禅生映像]
http://www.cheneiz.com/blog/

  我想有一套不大不小的公寓,哪怕是夹杂在繁多的楼宇中显得那么普通的一户,一盏不需太明亮,但要精致温馨的灯,一间干净且充满香气的浴室,一张容得下我们所有疲倦的床,然后我们躺在上面,小声的说说一天又一天的大事小事,浅浅淡淡的,听着你的耳语入眠。

清晨…

  因为要参加参加考试的原因,在这个假日,六点不到,显然起得早了,熟悉而陌生的街道……
  夏天清凉的早晨时间很短,走在路边的林荫下,已经可以透过树的缝隙看见并不耀眼的阳光,可以感觉到有昨晚雨后的清风吹过,清凉地吹过整个人,吹散了数日高温带来的闷热。算了算时间,还能来得及,选择了一条远一点的去车站的路,因为可以走过长长的树荫,因为可以经过一个早点摊,可以有豆浆油条充饥……

慢慢看,天色,微明…

  夜深了,深深的夜像一个静坐着的背影,所有的繁华烟尘都已经降落于尘土。这个时候,我们无需去追忆朝阳与明媚阳光下,那已经逝去的美好,也无需在对未来的期盼中彷徨,辗转反侧。

魔咒…

  我知道,我想我是懂得的。
  《唐山大地震》电影中有这样一句话:没了,只有到了没了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没了。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知道,知道该如何去生活,该如何去面对一个个让自己纠结的事情,利益的,感情的。可是,很多时候,却逃不掉纠结的心态。

宿命与未来

  今天是7月20日,暴雨,初步完成了南京教师科研网的构架,在南京市教科所网站上发布了新闻,呵呵,或许会被删除。不过,不在教科所的网站上发,能够去哪里呢,大家语文?ME博客?好像都不合适。
  是的,合适与不合适,能够与不能够,都是一个紧箍咒,都在牢牢地框住了我们脑海中的一些东西,让我们畏缩不前,让我们甘于现状……让我们沉沦于麻木……

繁华,过眼云烟……

  估计,很少会有人逃脱世博的诱惑。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有百年一遇的机缘,如果不是因为客观的因素限制,如果不是对热闹的那样强烈的拒绝,如何不会去上海看看世博呢?
  对于世博,道听途说的许多信息是负面的,有的人说参观的人太多,为了一个展馆花上4、5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去排队,掂量一下自己如何有这样的耐心站在阳光下等候,有的人说,不好玩。不好玩,是一个太个性的评价,不过总是有一种错觉,别人的不好玩,好像真的或成为自己的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