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校园,栀子花开

  昨天(周三)的下午,长城小学,一所地处乡村的校园,周围有绿油油的农田,两排平房中间一座教学楼,简单,错落。
  这是雨后的好天气,傍晚,有干净的天空,西垂的阳光,并不刺眼地照着,投射进安静的教室,铺洒在安静的道路上。有宽敞的运动场,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天,运动场四周已经长出了一片绿色的小草,而运动场中间因为孩子的奔跑,很骄傲地裸露着并不平整的泥土,没有塑胶的味道,没有冰冷的钢铁栅栏,有几个大呼小叫的孩子围着足球在追逐,在空旷的运动场上,叫喊声老远就能听到。

原来,答案……

  引子:最近几天,想着关于世界,关于忘却,关于答案的话题……萦绕,试着写下来……
  很多时候,对一些事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自己,答案在哪里,答案是什么?是的,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仿佛只有这样,自己就能够找到一条可以沟通从一点到另一点的浮桥,不管它有多曲折,不管它有多长,握在手中,就仿佛能够得到了一条拯救自己的绳索,可以帮助自己逃出深渊。

只是,诚实……

  从小对“诚实”这个词的感受是复杂的。知道这是对一个乖孩子的最好的评价,同时也知道它与笨拙,甚至于愚蠢联系在一起,于是,常常地,每次听到“他是一个诚实的人”的评价,竟然也无法愉悦起来,转而有点灰溜溜的感觉了。

  长大,有了工作,有了婚姻,有了女儿,过了而立,一晃竟然已经步入不惑。
  不惑,应该是无可顾虑、疑惑。有些惶恐,岁月的轮回,人,竟然也可以变得能够如此地坦然,随意,应该是人生的幸福了吧。

微笑,面对着……

  天气渐渐地暖和了,阳光也开始温柔起来,早晨骑车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带手套,不需要把自己头罩在羽绒服的帽子里。惬意地,迎着风,能够感觉到那种在温暖背后的清凉。
  前几天,中午,在一家宾馆吃饭,经过门厅的长廊,转身看到天井之中两棵缀满翠绿色的细柳,有一片阳光投射下来,仿佛米粒的叶芽如碎玉般清新,透着亮,长发般地悠悠地浮动,无声无息,却是那样无拘无束,自自然然。突然间愣了,春天,就这样来到了。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在我们的身心还徘徊在寒冬的时候,以它悄然的姿态,走近了我们,展现在我们面前,告诉我们它的存在。

莱迪广场

  中午,赶到南京,已经中午,在莱迪广场边二楼的肯德基坐下,要了汉堡。等不远的市教科所上班。要去交了材料,再去玄武进校,去拿证书。看见阳光下的莱迪广场的玻璃屋顶,想起喜爱那些小玩意的女儿。

路上

  在考试的路上,用手机。有小雨,有迷迷蒙蒙的雾气。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可以有音乐,可以陌生的景色从眼前移动,可以安静,什么也不做。仿佛是一点点地积蓄力量,慢慢地让自己站起来。听过,有人说过,人的生命总是波折的,可是没有想到这次翻越的低谷这样的艰难,或许,是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期待着,一切慢慢地好起来。会的,一定会的!

外面飘着雨

  一个星期,就这样结束了。刚完成了一个会议,收拾一下,已经5点多了,这是周末,下班的时间。
  外面飘着雨,三月的江南,多雨的季节,略微带着湿漉漉的忧伤,冷冷的,透着冬的寒。

新的学期了

  新的一个学期,即将开始了,看着自己刚刚写下的题目有点迷失,新的?好像是新的,看看日历,不是吗2010年的这个春天已经到来了,时间就是这样在蒙蒙之间走过了很远。
  将近20天的假期,就这样过来了,有点空白的感觉,赶在昨天之前,拜访了所有的应该拜访的亲戚。也开始在新年的这几天,有了熬夜的习惯,午夜时分洗漱休息。
  好像做了一些事情,看书,写下短短的文字。有点失落,是不是没有了把自己心里乱乱的思绪整合在一起的心力,是不是丢失了让自己思绪飞扬的空间。一些东西是不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坠落黑暗的深渊。
  新的学期了,会有很多要做的工作,工作总是做不完的,而且还会有很多挑战。面对这个新学期,却像一本不愿意打开的书,看着封面,却没有勇气去打开阅读。

阿凡达,阿凡达!


  引子:终于看了阿凡达,3D的。赶在1月份的最后一天,带着女儿,享受了一次高科技带来的一场视觉盛宴,晚上8点的场子,看完回到家已经将近午夜。

  喜欢看电影,很多时候也仅仅是作为闲暇时间的一种娱乐方式,在这些巨片面前,你可以自由选择你所喜爱的观看方式,以你的审美角度。
  片中你可以惊叹潘多拉星球的夜晚五光十色的世界的神奇和生物的奇异,你可以感动于男女主人公浪漫的爱情故事,你可以为人类最终被赶出潘多拉而欣慰,你可以被潘多拉星球上那息息相关的生命体而触动。这个美丽的关于“化身”与“转世”的故事,一定要你看过之后,才知道人与一切生物之间需要去安静地聆听,才能感受到它的美好。

你无处躲藏

  前几日,打开已经不常用的邮箱,看到了youran.cn域名注册的中资源公司邮件,通知我为了配合cn域名的大清理活动,需要我提供注册之时“悠然工作室”的公司法人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以及需要单位盖章认可,于是,开始担心,和苦恼。
  看来悠然之家的一场生存危机,就在眼前了。
  看到一些媒体上的报道,工信部要面对用户区大量注册COM域名,CN域名注册却大量下降的问题,相信工信部不会把互联网中域名解析的大笔收入拱手送人。

如茉莉花开

  看到这首歌的歌词,停下手里的工作,搜索,静听,浮现,脑海中的一段影像。
  时光流逝,一些东西走了,一些东西会留下。某一个时刻,一段声音、几页画面,弄不清,自己为何至今还能想起。轻轻地翻动,没有缘由,也没有波澜起伏的不安。
  淡淡的像一片云,划过天际,却在一个地方留下了它的影子,回过头来,原来它留在你的眼睛里。
  看着云儿飘来的时候,原来,可以静听花开,原来可以感觉到溪流拂过水草的声音。
  原来,夜色可以如此地安静,想或者不想,你在那里。

与你相牵在云端

  南京已经入冬了,在接连的寒潮的侵袭之下,已经身处冰天雪地之中,楼下的喷水池已经结了厚厚的冰。早晨上班,羽绒服的帽子已经不能抵挡迎面的寒风,只得戴起了口罩。
  不知怎么地,莫名地越发想念起云南来,想念那目之所及,一片碧蓝的天空里白云浮动的清澈。
  云南,多少人魂牵梦萦的地方。平实而随和的丽江古城,它会把古老的韵味和现代的气息融和在一起,安然地展现在你的面前;多情的洱海,它会让你把所有最柔软的期待和遐想,留给烟波浩渺的海天一色;无边的香格里拉的原野,你只有漫步其中,才能发觉经历千山万水的跋涉,你才可以如此地与蓝天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