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过眼云烟……

  估计,很少会有人逃脱世博的诱惑。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有百年一遇的机缘,如果不是因为客观的因素限制,如果不是对热闹的那样强烈的拒绝,如何不会去上海看看世博呢?
  对于世博,道听途说的许多信息是负面的,有的人说参观的人太多,为了一个展馆花上4、5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去排队,掂量一下自己如何有这样的耐心站在阳光下等候,有的人说,不好玩。不好玩,是一个太个性的评价,不过总是有一种错觉,别人的不好玩,好像真的或成为自己的不好玩。

在路上……

  起了早,因为要到上海看世博,中途要去黄浦区教师进修学校。于是,可以出发,可以在路上。有三天的时间,虽然世博不是自己想去的地方,听说也是许多人工的建筑,只是那样觉得距离自然越来越远似的。想借一台好的相机,没有借到。
  在录音笔里存了《山楂树之恋》的音频,这是一本早就想看的书,虽然听录音和看书是完全不一样的情景,虽然还是那样地喜欢手捧精致的书,一页一页地翻过,文字必然经过自己的内心才能幻化为影像,才能够生成,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文字的吸引。想着,可以用它打发漫长的路程,以及在场馆外面等待的时间。是的,是不是只有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才知道和自己在一起,才能够找到自己。

逾期,倒计时已经失效……


  引子:这是5月28日留下的几行字,今天有时间,尝试着把时光倒回到那个时刻,让昔日的音像在脑海中浮现,感觉,一切仍旧如昨日……

  这是一个安静的下午,办公室里很安静,接待了一位老师,其他的时间,一个人,电脑挂在《守望角》,停留在《走过,苏州》,只因为这是一首自己喜欢的背景音乐。视线停留在“逾期,倒计时已经失效”上,久久地看,不动,不思。
  距离上次设定倒计时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在这很久的日子里,自己是不是还没有找到一个时间的节点,是不是在时间的海洋中迷失了方向,是不是有一种倦怠和恐慌,在顺着缠绕的日子慢慢地蔓延……

走过,苏州


  引子:最近去了一次苏州,前后算起来也仅仅有两天时间,之所以留下记忆,之所以坚持着写下来,是因为这一次前行的波波折折,是因为,被岁月风化的整个人,已经距离这个有花有草的自然太远了,是因为,自己离开那种不受惊扰,可以享受安宁的时刻太久了。

  我是苏州的过客,我知道,在记忆中,它的精致和文雅,因为多少文人墨客的文字,苏州这个名字已经变得那么艳丽。我知道,或许需要很多次,才能够拥有听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钟声的心境,才能够有机缘感受到“月转碧梧移鹊影,露低红草湿萤光”的幽静。苏州,这座在现代化进程中保存得较为完整的古城,让我们每一个走近它的人,在山水间,在亭台楼阁间,追寻古代诗行中残留的历史记忆……

是不是会这样迷失……

  最近一两周,被南京教师科研网的设计牵涉了太多的精力,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在用最大能力的对现在系统的熟悉,以细致的构思弥补技术上的不足,是的,用心能够解决一些问题,但并不是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想再去谈网站的事情,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看市教科所的安排吧,我已经觉得有些疲倦。总觉这样拆散着做事情的方式,或许能够给他们的工作减少一些麻烦和矛盾,但是,给下级部门工作却带来很多的不便。这,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是不是会想到呢。

我们如何能够做到……

  早上,赶了一个早到单位,忙着把分好类的论文写好标签,便于教研员拿到自己负责的论文。没有力气,还是坚持着把几百份论文捧到了四楼的会议室。校长没有安排我说什么,或许是很多说明已经写在了评审意见上,或许是他觉得根本不需要再说明什么,还是不放心,坚持着表达了两点意思,一个是案例的主题性,一个是案例的实践性。也,只能这样了……做了我们能做的,做了我们应该做的。
  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些工作,心里莫名地涌动着无奈,想起失落,我们在如意的时候,是不是很难看到脚下的坎坷和屏障。不管什么时候,我们总是那么努力地,努力地做着,可是事情却常常事与愿违,得到的结果总是让自己不愿意它的发生。难道,是让我们怀疑自己,还是让我们怀疑未来的希望。要知道,我们那么地渴望希望,我们甚至能感应到触摸希望的温度,感应到打开窗户之后的和煦的微风……

女儿,我们不偏激

  晚上,女儿晚自习回来,女儿总有许多话要说,我知道每天属于我们交流的时间只有这么20多分钟的时间,这个时间她一般还要吃点东西,于是边吃东西,边和我“然后……然后……”地说话,成为了我们的习惯。她有很多的话题,学校的篮球比赛,班级同学哪个生病了,今天哪一个老师在班上闹了一个笑话,或者哪个女同学带了什么东西到学校,五花八门。
  可是,今天女儿的情绪不是很好,今天是全国人民为玉树遇难者哀悼的日子,问题是由玉树的地震引起的,她想到了云南的旱灾,然后想到了最近宣传得热火朝天的世博会。
  她质问,国家为了世博会建设花了几百个亿,却在云南旱灾面前,显得那么小气,让上学的孩子没有菜吃,吃豆芽,(她对央视电视报道中的一个镜头难以忘怀,几个山区住宿在学校的小学生打开自己的储物木箱,一瓶矿泉水,一些食盐,一小袋的黄豆),还有那些孩子由于缺水而干裂的嘴唇,那些孩子留下的泪水,已经重重地敲击了她的心灵,让她的情感失衡。

夕阳,校园,栀子花开

  昨天(周三)的下午,长城小学,一所地处乡村的校园,周围有绿油油的农田,两排平房中间一座教学楼,简单,错落。
  这是雨后的好天气,傍晚,有干净的天空,西垂的阳光,并不刺眼地照着,投射进安静的教室,铺洒在安静的道路上。有宽敞的运动场,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天,运动场四周已经长出了一片绿色的小草,而运动场中间因为孩子的奔跑,很骄傲地裸露着并不平整的泥土,没有塑胶的味道,没有冰冷的钢铁栅栏,有几个大呼小叫的孩子围着足球在追逐,在空旷的运动场上,叫喊声老远就能听到。

原来,答案……

  引子:最近几天,想着关于世界,关于忘却,关于答案的话题……萦绕,试着写下来……
  很多时候,对一些事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自己,答案在哪里,答案是什么?是的,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仿佛只有这样,自己就能够找到一条可以沟通从一点到另一点的浮桥,不管它有多曲折,不管它有多长,握在手中,就仿佛能够得到了一条拯救自己的绳索,可以帮助自己逃出深渊。

只是,诚实……

  从小对“诚实”这个词的感受是复杂的。知道这是对一个乖孩子的最好的评价,同时也知道它与笨拙,甚至于愚蠢联系在一起,于是,常常地,每次听到“他是一个诚实的人”的评价,竟然也无法愉悦起来,转而有点灰溜溜的感觉了。

  长大,有了工作,有了婚姻,有了女儿,过了而立,一晃竟然已经步入不惑。
  不惑,应该是无可顾虑、疑惑。有些惶恐,岁月的轮回,人,竟然也可以变得能够如此地坦然,随意,应该是人生的幸福了吧。

微笑,面对着……

  天气渐渐地暖和了,阳光也开始温柔起来,早晨骑车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带手套,不需要把自己头罩在羽绒服的帽子里。惬意地,迎着风,能够感觉到那种在温暖背后的清凉。
  前几天,中午,在一家宾馆吃饭,经过门厅的长廊,转身看到天井之中两棵缀满翠绿色的细柳,有一片阳光投射下来,仿佛米粒的叶芽如碎玉般清新,透着亮,长发般地悠悠地浮动,无声无息,却是那样无拘无束,自自然然。突然间愣了,春天,就这样来到了。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在我们的身心还徘徊在寒冬的时候,以它悄然的姿态,走近了我们,展现在我们面前,告诉我们它的存在。

莱迪广场

  中午,赶到南京,已经中午,在莱迪广场边二楼的肯德基坐下,要了汉堡。等不远的市教科所上班。要去交了材料,再去玄武进校,去拿证书。看见阳光下的莱迪广场的玻璃屋顶,想起喜爱那些小玩意的女儿。

路上

  在考试的路上,用手机。有小雨,有迷迷蒙蒙的雾气。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可以有音乐,可以陌生的景色从眼前移动,可以安静,什么也不做。仿佛是一点点地积蓄力量,慢慢地让自己站起来。听过,有人说过,人的生命总是波折的,可是没有想到这次翻越的低谷这样的艰难,或许,是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期待着,一切慢慢地好起来。会的,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