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的芸芸众生


望天
 

引子:呼吸科室的ICU因为门禁管理制度,生活上没有普通病房方便,幸得胡医生推荐,从ICU出来,直接住进了呼吸科的九号普通病床,由此,遇到了同病房的其他五位病友。这是我与他们共同度过的第六天。

我的九号病床是一进病房右手的第一张,随后是十,十一床,对面从门边开始十二,十三,十四床。十二床已经是我遇到的第二拨病人了,早先的支扩出血的老人,因为住进病房三天后再次复发,咳血,家人很是担心,想办法转到市里的大医院去了。转进的是一位癌症晚期肺部感染的老人,看起来年事已高,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后来两个女儿和老伴先后到了,两个女儿在门外叽叽咕咕商量了一阵,下午来了一位护工,父亲的生活有了着落。这几天白天女儿们围在身边还好,到了夜里大概是由于身体的不适,不停地哼着什么。

十三床的病友是本地的一位画家,不久前进行了髋关节置换,最近因为感冒肺部炎症急性发作,各项生命体征危险,收入医院治疗,照顾他的是他的老伴,说来也巧,这位老大姐的妹妹竟然是我多年前的同事,每天24小时陪护,吃喝拉撒照顾得井井有条,起床、吃饭的动作很慢,每次起床肖大姐先一层一层地替老公穿好衣服,吃力地抱着高大的多的老公站好,再挪动到垫了枕头的椅子旁小心翼翼坐下。后来还知道老大姐还是一个小网红,已经有了数百条抖音记录,有多少多少个粉丝,多少多少个点赞(说了,实在没记清)晚饭之后,有时大家有时间闲聊,肖大姐打开老公康复锻炼的抖音,视频里老公微笑着缓缓移步,有绽放的礼花的装饰,有轻松明快的音乐衬托,后来还让我们传看老公年轻时健美帅气的照片,啊,那是怎样的一段美好时光哟!

十四床的老大爷近八十岁了,还是一个说话杠杠响的小火炮,声音高,火气大,刚刚因为中午的药没看到,跑到护士站大吵了一通。

十一床是一位来自救护站的年轻人,傻傻的样子,常常叽叽咕咕自言自语,爱吃红色包装的快餐面。已经挂了几天的药水,可还是咳得厉害。救护站委托了一位护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这样以来,小伙子至少不会饿肚子了。

身边的第十床,是一位半昏迷状态的老人,打着鼻饲,每天晚上他的女儿会来看他,浓重的方言一声声地呼唤:爸爸,爸爸!冷不冷呀?……老人状态好的时候,会:嗯,嗯!应和两声。听到响应,女儿就很高兴,语速和音量都提高了许多。

坐在他们的身边,我很少说话,那种陌生感让我觉得距离他们很远很远,有的时候觉得很近很近,因为他们的现在和未来就是我的过去和往后的影子,

医生已经和我约好了下周二出院的时间,希望三天后,经历又一次重创的肺还能支撑着我安静的早起刷牙,洗脸,吃饭,让我从卧室走到阳台不再心慌,手心里是否还有残存的幸运之花,我要的不多,真的不多。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