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2019的一封信


  引子:接到单位同事的电话,要求填写2018年的年度考核表,打开表格,久坐,话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各种圈,各种群,各种头条,辞旧迎新的祝福和感怀,我知道,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到了。

转瞬之间

  引子:数年前,一次偶然的机遇,写下的一段文字,现在读来,仍深有感触。

  转瞬之间,它太短暂,短暂地我们已经很少愿意去在意它们,只是用“时光”这个宽泛的名字来称呼它,让它成为一种可长可短的东西,是千百年还是眨眼之间,只有我们去注意它,它好像才会变得有意义。

闯关“打怪兽”

  12月7日陈静瑜院长在微博中报道了一例成功的二次双肺移植手术,称这是移植的又一个奇迹。一个叫吴玥的姑娘,又一个善于用笔留下生命记录的病友,2013年第一次移植,五年来每年给供者——一位“放牛小弟”写信。2018年10月30日在出现排异后,经历百般折磨的吴玥接受了第二次肺移植。

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重逢

  引子:事情过去已经一个星期了,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感受,今天,坐下来,记录这温馨的过往。
  12月4日,周二,上午,手机响了,这个时间打我电话的只会是父母,或者一些不知名的号码,屏幕上出现的是周锋的名字,“周锋”?好久没有联系了。接听了电话,他和芮老师下午要过来看我。

生命的支点

  你对我说,人的生命里会有许多支点,真挚的友情,如意的工作,温暖的亲情,知心的爱人都会成为自己努力生活下去的一个支点。
  如果一个人把这些都拥有,真的很美好!
  是的,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的生命应该是丰富的,只有多彩的人生,才可以看到生命中的许多快乐的东西,生命的泉水才不至于干涸;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倾注的感情越多,受到的伤害越多。做什么事,面对什么,一种下意识地保护会不自觉地出现。

别了,大家语文!

  今天,打开手机浏览器,点开“大家语文”的标签,跳出“无法访问此网络”的错误的提示,虽已是意料之中,心中还是升起一阵莫名的失落。我知道,今天,应该是市馆彻底切断了网站的服务器连接。从2005年9月开始“大家语文”陪着我走完了13年加3个月的日子,共4861天之后,从此离开了我。

生死劫

  引子:遇见你,已经花光了此生的所有运气,遇见你,是我这一世的生死劫,但我没有洪荒之力,所以只有选择接受,和你生死相依!

  进入立冬以来,气温渐渐低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动一动就喘息得不行,QQ“肺移植病友群”里相互之间的问候和鼓励也渐渐地多了,冬季对于呼吸系统的病人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祝福大家各自安好,安然地和家人相伴吧。

守候,在安静的黄昏

 

  记得,那还很多年以前,晚餐过后和几位同学坐在学校的大操场,面对灿烂的晚霞三言两语在聊天,一位坐得稍远,一直若有所思的同学轻轻低吟:“夕阳无限好!”蓦然,我好像真的拥有了无限好的舒畅,透明而高远的天边交错着一条条绚烂的丝带,天是远的,时光是那么美好。
  “只是近黄昏”坐得稍远的那一位同学同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只是近黄昏──”在心底默默地重复着,一遍,两遍,心头隐隐地有一种痛,真的,晚霞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灰暗,随着流失的温暖渐渐地淹没在暮色里。记得,那天我在操场上一直坐到夜色朦胧,晚自习早已开始,悄悄地溜进自己的座位,蒙蒙然开始晚上的功课。

这个喜欢紫色蒲公英的女孩

 

  

  引子:黄色的蒲公英很多,紫色的蒲公英很少。传说找到了紫色的蒲公英,就可以找到真正的爱情。

  遇到了你,知道了你喜欢紫色,紫色的服饰,紫色的围巾,连你的网名中也有一个“紫”字,而紫色的蒲公英是你的最爱。

This Love – Holly Starr

听雨中的风铃

 

 
  说起雨中风铃这个名字,真不知当时是来自于何种灵感,在那属于雨季的岁月,淋湿的期待,阴沉的希望,依在门边,靠在窗口,安静地听着,听着雨点“滴嗒”声中的清脆的风铃响过。远远地传到我所能看到的地方。然后渐渐地让自己的心情和自己的希望也变得清脆起来。
  看雨是要看心情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没有心情欣赏的人会觉得那是一种排解不掉的烦恼,热切地期待阳光,有兴致欣赏雨的人必定是一个悠闲而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他不急着去做那些要做的或者即将到来的事情,他能够从那慢慢荡漾开去的水洼里,让自己的变得轻巧起来,简单起来,轻巧而简单地画着一个个圆圈,透明的圆圈。

追逐灵魂

  每一个人都会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会带着淡淡的甜蜜的,有的带着淡淡的苦涩,有的却是辛辣,不管是什么理由,春风得意的人是不会想到要低头深思那些过往的云烟。想到过去的人,往往是因为前方的路开始迷茫的时候,自己不自觉地回头去找寻自己灵魂曾经生息的地方。在过去的岁月里找寻一个快乐的角落,供自己稍作安息。

安安的小贴画

  引子:“爸爸,我可以得一张小贴画吗?”“嗯,好呀,你说说,爸爸为什么给你小贴画呢?”“今天,我吃饭很好!”“今天,我拉着小平阿姨的手了!”“今天我上课没有乱跑。”“今天……”

  安安从托班开始,对小贴画一直情有独钟。还记得,三岁的安安从伢伢乐得到第一枚小贴画的回来的那个场景,在楼下就呼天唤地地呼唤着:“爸爸,看,我得了小贴画啦!”那时候,老师是把小贴画贴在脑门上的,看着他仰着头快乐的样子,仿佛是得到了多大的夸奖和肯定。

人生如车

  

  引子:昨日,安安下午放学回来,又缠着我玩,今天我们那就拼车车吧。 于是,那些白的、绿的、蓝的、黄的、红的梅花片拼出了长长的一辆三层“汽车”,举在手中,高呼:“高级巴士汽车!”嗨,他又啥时候见过双层巴士了呢?

  从蹒跚学步的娃娃开始,人就开始劳碌的人生,不停地奔跑向前。我这一路跑来,回头看看,那些劳碌的过往,恰如行车。

和“肺移植病友群”在一起的日子

  引子:在网络中看到一段话,触动了我,转过来,留存:
  人生无常,前三十年一帆风顺,千娇百媚万人迷。突然有一天就告诉你,下场时间到了,收拾东西赶紧走。那些遗憾了多年的恋情,心心念念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羡慕嫉妒却永远得不到的财务自由,不堪忍受却又迈不出的眼前苟且,还有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的我想要的生活。在一刹那通通被按下停止键,只剩 “活着多好!”人生如果有“如果”,只求再三十年时间。

  记得还是2013年在江北人民医院住院的时候,幸遇病友张君大哥,在与他交流他治疗过程之余,他向我推荐了这个肺移植病友的QQ群,后来出院后在他的推荐下加入了这个圈子。于是,每天大多我都要打开这个群看看,听听大家都在聊些啥,了解一下肺部疾病治疗的信息。

从今天起,喂马,劈柴……

  夏天的日子经不起秋天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凉了,季节的转换,冷暖的交替,收走了心里的一点忙乱,更让自己安静下来。
  很多时候内心深处面对过去的这四五年的时光,是排斥的,使我至今无法去清算这几年往来医院病房的次数。这种惧怕和抵触,是因为它历经坎坷,让我人生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生与死的跨越,让我在坠入黑暗的无底深井的绝望中惊醒;是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从一个享受工作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宅男,是因为它让在病痛中陷入慌乱的我,面对医生无情的鉴定中一次次地后退,在步履艰难中一次次地无计可施,无奈地等待奇迹的出现。

坚持

  [悠然·守望角]上线已经快有20天了,断断续续地在做一些网站的优化和调整,首先是网站垃圾注册、评论、留言灌水;其二,PC与手机端自动识别浏览;其三,留言本功能优化,识别游客和会员身份;其四,界面的美化和调整。其实垃圾注册和灌水的行为算不上什么恶意,或许是这些陌生的客人把它作为一次技术的尝试,而我的网站不巧,做了他的小白鼠。感谢那些网络中有许多分享经验的高手,让自己在借用他们的智慧中学习,尝试,然后运用到自己的网站中去。

  曾经有过更换到WordPress的想法,想到数据的转移,PHP及SQL的学习,那将是一件长时间,也很劳神的事情,精力有限,还是继续PJBLOG吧。

一路的风景

  5月到来了,接连几天到了办公室,开始接触到一些具体的工作,慢慢进入工作状态。
  过去的四月,是悠闲而担心的。悠闲的日子里,8点多起床,每天看看书,看看电视,或者买菜,做饭,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怀有身孕的丫头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了,但还是坚持着上班。每天,开始有些担心,除了因为宝宝的长大带来她身体的不适外,上下班的行动能力和生活节奏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让她经历着诸多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