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花梦旅人 – 世间满樱花
 

  引子:写这样的文字,自己总是停留在一种气氛里,深深地,有点不舍出来,它不需要想很多,好像是随着自己思绪流淌,知道自己很少有时间这样静下来写点东西,也知道自己手下的键盘与自己感受的距离,但是,写下来也是对老屋的一种思念吧,毕竟它是属于自己的……

  今天是过年的初六,去给老姐拜年。午后,想去儿时生活的老屋看看。孩子听说了,马上拉着我要走,她欢呼雀跃地走在我的前面,好像是去一个让她新鲜好奇的所在。

  又是好几年不曾来了。沿着一段铁路,跨国一道道的铁轨,或许是许久没有火车通过,跨河的大桥已是断墙残壁,好久处栏杆已经断裂了。儿时得夏日里这里总会有人在这里纳凉,不过家人是很少允许我到这里来的,恐怕是一种担心吧。铁路两旁的水沟,水还是在缓缓地流着,可是看不到一点清澈的样子,恐怕早没有了躲在洞里的螃蟹了吧。当我和孩子说起捉螃蟹的趣事,她一脸羡慕的神情,不由得为现在的孩子感到一种惋惜。是时代不同了,还是我们对往事太过深情。毕竟过去的快乐总是积淀在自己的记忆里。

  远远地看到了已经没有了人家村子,仅有的几家还留着数间屋子掩映在树丛中,突然觉得如果是春天到来的时候,这里一定是一片葱绿,很是一片幽静的所在呢。不过,没有了人烟的村庄显得极其荒凉。母亲遇到了以前同村的邻居,热情而又客套地拉起了家常,毕竟不曾到这里来,过去的左邻右舍也有些疏远的感觉了吧,不过是新年,又是故交,东家长李家短的还是有许多话要说的。

  拉着孩子的手,告诉她这里是爸爸小时候上学常走过的路,那是过去村子里的人常会取水的一口水井,那一片是以前的菜园。她若无其事地听着,恐怕有点嫌我喋喋不休呢。

  跨过几级台阶,转过一道残墙,老屋就出现在眼前了。儿时的许多记忆许多感觉一下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已经好久没有来了。

  屋后的大树已经高过了屋檐,小时候捉知了的时候,它可是我们关注的对象,有时那“金蝉脱壳”的蝉壳,也是我们寻觅的对象。还好,几间屋子的每一道墙还整齐安静地站在那里,听母亲说现在它是一户拾荒者的居所,也不曾要过他们的房租了,母亲还说,没有人住的屋子会很容易坏的。是呀,没有记忆的人生,没有感受的生活何尝不是这样呢。

  打开门,走进屋子,借租的人大该是由于过年已经回乡了吧,屋子收拾的还挺整齐,大多是空空的,没有什么东西,搬家的时候丢下的书本,也早就不知去向了,为了这个自己是着实懊悔了一段时间,里面有小时候收集的许多小人书,甚至有千辛万苦聚齐的一套三国演义呢,还有……

  屋里的许多年画还在,每年过年的时候,自己总爱精选几幅自己喜爱的年画张贴在墙上,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帖年画,帖对联,挂门头上的年符成了我每年的职责,一直坚持到自己成家,离开这间老屋。之后也写过几幅对联,也只是请靠近的姐夫代为张贴了。

  走进里屋,只见扇门上自己贴的一幅对联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消退了颜色,过去的对联大多是自己手写的,只有这一幅是买的一幅五字联。大概是当时贴的细心,竟没有一点破损。算一算已经过去了有将近十多年了呢,很是惊奇了。或许是因为它是处在屋子的最里间的原因吧,很少触动。美好的事物是不是也是这样,积淀了许久,把它搬将出来,它也会像这副对联一样新鲜,满含着旧日的温暖,或许还像陈年的老酒一样,越来越香呢。

  屋外的水井因为许久不用,看不到什么井水了。前方的菜园因为没有人耕作,只是成了一片麦地,绿茵茵的麦子长势很好。旁边的池塘还在,不过也快见底了,还记得自己假日里静心钓鱼的情景。

  孩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一间一间地跑着,她只关心爸爸当年住睡在哪里,在她的印象中一大家的人住在一起肯定是一间快乐的事情。母亲倒是在屋外四处看看,看哪里的树该修修枝了,长长的树枝不少已经伸到屋顶上了,她是在担心屋子的安危了呢,她总是说当初盖这几间屋子吃了多少辛苦,那一根一根的房梁是从老远的地方抬回来的呢。

  老屋,总留给人很多回忆的东西,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旦你接近它,那些好像已经忘却的事情从自己的记忆深处浮现出来。想想它就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岁月,看到了自己生命中的意义。

  不知会过多久自己还会再去,不过,我知道,那一幕幕依旧会重来……

(2003年2月6日星期四)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