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 戴佩妮

  引子:这段文字断断续续已经写了有些时日了,这几日也不知缘由地喘起来,因为缺氧,整个人晕晕乎乎,在家里来回也变得小心,今天抽出时间,在浑浑噩噩中完成这篇文字。

  洗衣,晾晒,成为我每天必做的家务,洗衣的空闲,透过窗,看着外面的世界,看楼下的行人来来去去,总能看到楼下一棵柳树,看着它慢儿泛绿,从枯枝败叶,抽出小芽,长出新叶。茂盛之后,凋零,再现枯枝败叶。几年了,望着这种轮回,不急不忙,尤其是绽放新绿的情景,树丫几乎一天一个样儿。


  最近在新浪博客里看到了这一篇文章:
  除了死亡,一切皆是擦伤。我命由天不由我3月18日16时49分,闫宏微还是走了,年仅35岁。不同于一般励志故事的美好结局,最终,属于她的奇迹还是没有发生。
  ——转自新浪博客《《人间世》患癌女教师最终离世,我们要用多大的代价,才能认清活着的意义》
  在《人间世2》纪录片里,闫宏微,一位来自上海的癌症患者,一位博士毕业的青年教师,在经历了化疗,靶向药,出国求医,再次服用前往香港购买刚上市的昂贵的靶向药,最终CT检查显示,这次靶向治疗再次失败。
  这也是一种轮回,是在反复的希望与失望之间的轮回,被失望打倒后的绝望,积蓄力量之后的拼搏,最终坠入的更绝望,该是多么一种痛苦。

  还记得那个《人世间》纪录片中,一位久卧病床的病友,对着镜头,这样说,每天看着这扇窗,春夏秋冬,春来暑往,所有的人生风景就在这一扇窗里了。内心被触动,这是幸福吗?应该是的,因为在这场与疾病的生死博弈中,生命还在,依旧能够看到亲人的笑脸,还能看到明天升起的红红的太阳,是悲哀吗?好像也是,当一个人的生命的内容凋零到窗口的几片树叶,生命的风景在繁茂和枯萎之间转换。
  突然想起那部《最后一片树叶》的小说,那个绝望的病人终日望着那片树叶,等待它掉落,也悄然地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但是,那树叶竟然一直未落,直到病人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那树叶依然碧如翡翠。
  人真的很难去实实在在地享受什么,当世间的万象简化为每日里眼观一棵树的枝叶在春去冬来之中,生命轮回的时候,世界变得如此安静!
  就如现在空闲的时间多了,常常想起那些忙碌的日子,那时的辛苦此时回味起来,倒觉得是一种满足,人呀,劳苦命!

阅读::86 次

3 Replies to “窗外 • 轮回

  1. 悠然

    已经三天了,早晨起来,坐在那里就喘的不行,脱离不了呼吸机,肺已经衰竭到支撑不下去吗?关键是这种衰竭不可逆,不可逆,再去医院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