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茉莉花开

  看到这首歌的歌词,停下手里的工作,搜索,静听,浮现,脑海中的一段影像。
  时光流逝,一些东西走了,一些东西会留下。某一个时刻,一段声音、几页画面,弄不清,自己为何至今还能想起。轻轻地翻动,没有缘由,也没有波澜起伏的不安。
  淡淡的像一片云,划过天际,却在一个地方留下了它的影子,回过头来,原来它留在你的眼睛里。
  看着云儿飘来的时候,原来,可以静听花开,原来可以感觉到溪流拂过水草的声音。
  原来,夜色可以如此地安静,想或者不想,你在那里。

与你相牵在云端

  南京已经入冬了,在接连的寒潮的侵袭之下,已经身处冰天雪地之中,楼下的喷水池已经结了厚厚的冰。早晨上班,羽绒服的帽子已经不能抵挡迎面的寒风,只得戴起了口罩。
  不知怎么地,莫名地越发想念起云南来,想念那目之所及,一片碧蓝的天空里白云浮动的清澈。
  云南,多少人魂牵梦萦的地方。平实而随和的丽江古城,它会把古老的韵味和现代的气息融和在一起,安然地展现在你的面前;多情的洱海,它会让你把所有最柔软的期待和遐想,留给烟波浩渺的海天一色;无边的香格里拉的原野,你只有漫步其中,才能发觉经历千山万水的跋涉,你才可以如此地与蓝天贴近。

一个人能够走多远—张韶涵《看得最远的地方》


  引子:一个人能够看的多远,一个人能够走多远,想起一首歌《天冷就回来》,人生是不是一个个圆圈,围着一个点旋转,走不开。

  曲名:看得最远的地方

  你是第一个发现我
  越面无表情越是心里难过
  所以当我不肯落泪地颤抖
  你会心疼的抱我在胸口

老照片• 骑着小木马的岁月

  在所有保存的照片中,这是最早的一张。
  这张照片究竟拍于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已经没有一点记忆了,不过,好像心理学家说过,有记忆的时间好像在6周岁左右。还好,不是我们太笨,是因为年龄太小。

老照片 • 序

  

  那一张张泛黄的纸片,到底承载了多少往事。那些已经斑驳的记忆,是不是在告诉你我那些过往的样子,就像我们未来岁月里的现在,回想起它们,依旧保存着的清晰片段,因为它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刻骨铭心。
  上个月,年底了,一个星期天,在老爸家吃饭,看到客厅里镜框中的照片,问起老爸,小时候的老照片还在吗?

浅秋2009

  看到一组秋天叶的片子,仿佛是被平淡的日子淹没的若有若无,仿佛是被心底的茫然磨拭后的若隐若现。
  2009走过了,是不是能够浅浅地留下一些影像,自己回头的时候,是不是能够朦胧地看到它先前的样子。
  把秋天的叶定格,模糊,你是不是能够记得当初看到它的那一次眼神,你是不是能够记得在它的面前浮现的记忆,你是不是只是记得它的轮廓,却忘记了纤细而蜿蜒的经络。

存在,是一种意念


  引子:周日,久久地站在街道一端,看着人来人往,虚幻着一幅幅画面,慢慢地觉得自己距离他们越来越远,世界变得那么安静。

  人,以肉身的方式存在,从降临的那天开始就被涂抹上不同的肤色,塑造出高矮胖瘦,灌于不同的口音。我们是那样地以为自己与他人的不同,我们是那样地相信自己存在的唯一。

六世仓央嘉措的《仓央嘉措诗歌》

  西藏。一个充满着神秘的地方。在网上曾经看到六世仓央嘉措的《仓央嘉措诗歌》的文字,听到不藏传佛教宁玛派(俗称“红教”)的日波益西活佛以歌曲的形式演唱他的诗句,自然而纯净,于是收藏。

仓央嘉措情歌 – 日波益西仁波切

  《仓央嘉措情歌》情歌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2010年1月工作备忘

  2010年就这样来了,就像初中时代唱着“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的歌曲一样,就像跨进第一所执教的校园想着自己的20年之后的样子一样。一晃,走进了2010!
  学期快结束了,梳理一下这个月要做的工作,工作不多,已经不能以周计算。

女儿的生日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每一年的最后一天,很有意义的一天,总是辞旧迎新的日子。
  记得小的时候,她不知道生日是何物,当我们把生日蛋糕摆上了桌子,当我们把生日礼物放在她的手里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开心地合不拢嘴的样子,仿佛整个人都在快乐!

2009年12月28日—1月3日

  第18周了,2010的新年即将到来,这将是无法忘记的一年,时间的长河会在这里转弯。
  12月29日(周二),南京市教科研基地学校2009年学术年会, 江苏饭店报告厅(白下区太平巷35号),会期一天。
  12月30日(周三),葛塘小学“十一五”课题研究阶段性成果展示。

生命,不过是烟尘

  我知道,我突破不了这层魔障。
  一次次地听到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唤,
  一次次地站起来,向前走,把你靠近。
  一次次地让自己彷徨。

2009年12月21日——12月27日

  第17周了,眼看着这一学期的工作就这样结束,眼看着时间从我的手心中抽走一根,又一根的火柴,真的不想看到这一切,真的很恐惧,却又遏制不住去想着未来的一切。我知道,现实已经在无声无息中悄悄降临,它,就在我背后的不远处,可是,我如何能够把它们端详。
  12月21日(周一),上午南化四小下午活动的情况落实,会场分配布置?签到?晚宴?专家费?中午去接市教科所的专家,下午,第四期个人课题研讨交流会议。

留作记忆:《25.黄鹤楼送别》教学视频

  12月11日上午,第二节,没有做张扬,在信大附小上了一节课,辛苦老张一节课,拍了视频,今天拿到了光碟,转换了一下,放在守望角,好久不上课了,有些生疏,语言也如以前一样简单,控制不好教学的时间,许许多多的感受,有时间再记述。上传了视频,仅仅留作记忆吧。  有时间,还是想去再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