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车

  

  引子:昨日,安安下午放学回来,又缠着我玩,今天我们那就拼车车吧。 于是,那些白的、绿的、蓝的、黄的、红的梅花片拼出了长长的一辆三层“汽车”,举在手中,高呼:“高级巴士汽车!”嗨,他又啥时候见过双层巴士了呢?

  从蹒跚学步的娃娃开始,人就开始劳碌的人生,不停地奔跑向前。我这一路跑来,回头看看,那些劳碌的过往,恰如行车。

和“肺移植病友群”在一起的日子

  引子:在网络中看到一段话,触动了我,转过来,留存:
  人生无常,前三十年一帆风顺,千娇百媚万人迷。突然有一天就告诉你,下场时间到了,收拾东西赶紧走。那些遗憾了多年的恋情,心心念念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羡慕嫉妒却永远得不到的财务自由,不堪忍受却又迈不出的眼前苟且,还有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的我想要的生活。在一刹那通通被按下停止键,只剩 “活着多好!”人生如果有“如果”,只求再三十年时间。

  记得还是2013年在江北人民医院住院的时候,幸遇病友张君大哥,在与他交流他治疗过程之余,他向我推荐了这个肺移植病友的QQ群,后来出院后在他的推荐下加入了这个圈子。于是,每天大多我都要打开这个群看看,听听大家都在聊些啥,了解一下肺部疾病治疗的信息。

[悠然-守望角]从PJBLOG转到WordPress

  做个人博客的人或许都有一个梦想,有一天能踏上WordPress之路,在建个人博客之初,就有用WordPress的想法,只因是PHP系统,SQL数据库,那时还是信大附小的学校机房,就当时个人技术和服务器环境都不具备条件,也就放弃了。
  这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终于实现转换的梦想。

从今天起,喂马,劈柴……

  夏天的日子经不起秋天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凉了,季节的转换,冷暖的交替,收走了心里的一点忙乱,更让自己安静下来。
  很多时候内心深处面对过去的这四五年的时光,是排斥的,使我至今无法去清算这几年往来医院病房的次数。这种惧怕和抵触,是因为它历经坎坷,让我人生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生与死的跨越,让我在坠入黑暗的无底深井的绝望中惊醒;是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从一个享受工作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宅男,是因为它让在病痛中陷入慌乱的我,面对医生无情的鉴定中一次次地后退,在步履艰难中一次次地无计可施,无奈地等待奇迹的出现。

坚持

  [悠然·守望角]上线已经快有20天了,断断续续地在做一些网站的优化和调整,首先是网站垃圾注册、评论、留言灌水;其二,PC与手机端自动识别浏览;其三,留言本功能优化,识别游客和会员身份;其四,界面的美化和调整。其实垃圾注册和灌水的行为算不上什么恶意,或许是这些陌生的客人把它作为一次技术的尝试,而我的网站不巧,做了他的小白鼠。感谢那些网络中有许多分享经验的高手,让自己在借用他们的智慧中学习,尝试,然后运用到自己的网站中去。

  曾经有过更换到WordPress的想法,想到数据的转移,PHP及SQL的学习,那将是一件长时间,也很劳神的事情,精力有限,还是继续PJBLOG吧。

PJblog的中文注册及与应对机器注册的方法

PJblog被机器注册由来已久,在PJblog论坛中搜索一番,也没有找到好的方法,添加ip限制的方式,一则麻烦,二则系统好像添加IP的数量有限制。借用Discuz论坛的方法,用注册名过滤英文字母和数字的方式尝试无效。只得自己解决。
请求度娘。过程:
1、搜得 whsnow的 https://www.jb51.net/article/42693.htm《使用正则限制input框只能输入数字/英文/中文等等》
寻得一段代码:只能输入汉字的,代码如下:

PJBlog怎么让日志更新不显示更新时间

  全动态打开class\cls_article.asp文件,请在后台选择全动态日志模式,找到并删除下列代码:
  <%if len(log_ViewArr(16,0))>0 then response.write (log_ViewArr(16,0)&””)%>
  半静态在Template目录修改文件Article.asp,请在后台选择半静态态日志模式,找到并删除下列代码:
  <$log_Modify$>
  全静态在Template目录修改文件static.htm,请在后台选择全静态态日志模式,找到并删除下列代码:

皮囊与写作——读蔡崇达《皮囊》

  拿到蒋崇达的《皮囊》,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关于身体与灵魂,生与死的书。
  花了一个多星期,阅读完了,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关于皮囊与写作的经历和剖析。
  《皮囊》中试图“留给我最好的遗产”的阿太,《残疾》在病痛中挣扎了8年的父亲,《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中“一不小心”不见了的漳州阿伯,“可惜心脏连在一起”的一对婴儿,“再也没有见到”的在圣诞之夜为病重的父亲放烟花的儿子,《张美丽》中张美丽的“无法安息的灵魂,将没处安身,只能四处游荡”……

一路的风景

  5月到来了,接连几天到了办公室,开始接触到一些具体的工作,慢慢进入工作状态。
  过去的四月,是悠闲而担心的。悠闲的日子里,8点多起床,每天看看书,看看电视,或者买菜,做饭,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怀有身孕的丫头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了,但还是坚持着上班。每天,开始有些担心,除了因为宝宝的长大带来她身体的不适外,上下班的行动能力和生活节奏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让她经历着诸多的烦恼。

成长抑或成才——读池莉《立》

  引子:还是几年前写下的文字,当时没有精力发布出来,现在翻找出来粘贴在这,算是把它保存下来吧。
  池莉的书看得不多,但是他的文字细腻而又理性,客观而有自己观点,所以只要有机会还是喜欢读她的书,曾经读过两本,一本是写她女儿从出生到升入大学的成长故事《来吧,孩子》,一本是书写池莉人生经验的提炼和感悟《熬至滴水成珠》,假期中看到她讲述与女儿24年共同成长故事的长篇叙事散文《立》。
  从人的成长来说,池莉的女儿吕亦池是出色的,快快乐乐地“玩着”长大,几次决定命运的考试又能在全力以赴之后获得通过,她没有经历国内妖魔化的高考,没有以拔尖的成绩考上清华、北大一流的高校,而这一切她在英国在“很喜欢”的气氛中得到了,考取了伦敦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位的学习。在完成毕业论文期间,翻译了《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

千百次的回眸,今生今世的相遇

  
  我一直想告诉你,那是一次昏迷之后,在潜意识的混沌之中,演绎了许多关于我们俩的各种各样奇怪的梦,那种真实的情感体验让我深陷其中,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醒来后,竟然还是那么清晰地久久浮现在脑海。
  记得最深的是关于我们相遇的画面。当时,我一个人面对浩瀚的苍穹,无边无际,抬头只望见点点星辰,一架耸立在空中的高塔等着我去攀爬,很高很高,很不好爬。当时,我手里拿着一张你坐在薰衣草花丛中的图片,不知为什么是这张图片,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朦胧中只是记得你的面容和那闪着亮光的淡紫色世界。当我一步一步艰难地攀爬到高塔之上,开始眺望那一道又一道划过的流星,因为它会带着你来到我的身边,和我相遇。就那样地等待,祈盼,直到老去,一切归零,包括生命和记忆。于是,开始下一次的攀登,下一个生命轮回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