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开会

  下午应该有一个会议,上午赶到学校就觉得有点吃力。从食堂走回来,站在窗口,慢慢的调整呼吸。手指因为缺氧的紫色渐渐的恢复了红润,渐渐的自己有了力气。
  坐了下来,给一同去的同事打了电话,告诉他会议所在学校的位置,叮嘱他把会议材料带回来。
  与一位曾经搭班同事的交谈勾起了许多回忆,以前的孩子,以前自己上课的情景,以前可以完成的工作,以前可以所做的一切一切。
  现在好多好像不能够。

我是沙滩上的一条鱼

  

2007年4月18日星期三

  我是沙滩上的一条鱼,曾经记得我在海的深处快乐地遨游,有人说,是你的泪汇聚成海,我竟是那样地不知不觉,直到有一天,海浪把我推上了岸,看着你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
  我是沙滩上的一条鱼,一道道海浪把我搁浅在松软的沙堆上,海风吞噬了我身上的最后一丝水气,晶莹的沙粒已经沾满了我的全身,我不得不放弃了挣扎,等待海水涨潮的时候,能够再一次游回大海的深处。

  我是沙滩上的一条鱼,已经习惯了无法自由呼吸的痛苦,双唇浸透了大海深处的颜色,凝望着不远处的大海,我知道,当海水渐渐漫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就能回到你的身边,可以轻轻地告诉你:这一次我又战胜了海浪,没有独自一人溜走。

槐花飘香的日子

 
  

2007年3月31日星期六

  今天星期六,参加一个教材培训的会议,上网浏览看到一幅槐花的图片。哦,春天到了,该是槐花挂满树梢的时候了。
  于是,又想起小时的乡村生活,想起屋子前面的一棵高大的刺槐树,想起站在树荫下,仰面看着树上坠满洁白槐树花的时光,想起掰开柔滑的花瓣,抽出花心甜甜地放在口中的经历,想起每天在树下来来去去的日子。
  小时候的我是不贪玩的那种,记得那时的学习也不这样紧张,作业也不多。老师封了一个学习小组长的头衔,放学回来常常轮流着去一位同学家,学习小组长开始”监督”大家写作业。村子里的叔叔婶婶们常常看不到我,以至于常出现在大人们的口中作为乖巧听话的榜样。

住院记

  其实住院对于自己已经不陌生了。一直对住院有一种抵触的情绪,一旦住进了医院就有一种肉在案上,任人宰割的感觉,虽然不明晰自己这种意识的来由,但是三次住院过程中,天一亮开始,手背上打着吊瓶的狼狈样子,还是记忆犹新的。
  快过年了,农历二十四应该是家里大清扫的日子,小时候每到这一天,父亲总要兴师动众地找来竹竿,绑上竹丝,在几间屋子上上下下挥舞一遍,于是几间砖瓦屋,说不出的焕然一新,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哈哈,要过年了。
  可是现在,只能躺在医院因为基建临时增设的病床上,望望天花板,再看看手边的易中天的《品人录》。
  至于住院的原因此时已经说不清楚了,前几天发觉自己的眼帘肿了起来,整个面部也突然之间胖了不少,父母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吃惊不…

钥匙丢了

  钥匙丢了
  为什么要回来
  是刻意的追寻,还是告诉自己昨天已经不再

  钥匙丢了
  为什么还能打开
  是做了崭新的自己,还是告诉我创痛的存在

创力:卖咖啡误报病毒的消除方法

  卖咖啡误报病毒的消除方法,请使用创力图片频道的的朋友注意!坛子上几位朋友反映查看图片频道时卖咖啡误报病毒,下了一个卖咖啡安装,证实,报告木马(显然是误报)
  以下修改,可以消除卖咖啡误报:
  打开图片频道摸板:module_photo 之 Template.html(11) (Photoview(1)模版)
  找到 :
body {CURSOR: url(“{%webdir%}images/hmove.cur”)}
(第三行)

2007我要拿什么给你

  2007已经开始20多天了,悠然之家一直没有进行大的补充,更新的速度急剧下降。
  在这20多天里,一直在单位与医院之间来回。学期结束,有不少的工作需要去做。
  今天早晨,当我发觉自己没有气喘吁吁地折好被子,高兴地对客厅的爱人说:”今天的被子是我叠的。”忽然之间有些黯然,就这些简单的生活自理的事情,已经可以成为让我引以为荣的事情了。
  看着电脑桌面上飞翔的鸟,自由扇动着自己的双翼,看着它们去远方,看着它们追逐温暖的阳光,一点点融到我的生命里来。
  可是,有一天想把生活的内在细细地向你阐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

养花的日子

  
  2006年12月25日星期一
  自从搬入现在的家——5栋404室,摆弄阳台的几盆花草,开始成为我周日常常关注的事情。
  早年的人教版的教材中读过老舍《养花》的课文,那个时候的解读大都停留在文字层面,知道老舍喜欢养花,知道老舍爱花,知道老舍把养花看作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来做,从而: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
  其实,现在的住房条件已经不具备让我们随着性子去培育花草了,几十平米的房子被厨房、卧室、客厅一一分割,能够找到让那几盆花儿草儿呆的地方简直是需要见缝插针,但是,这并不能阻挡我隔三差五地买那么一盆回来,放在空调旁边,放在写字台上,放在阳台的空调室外机架上。总之,先买回来,再找让它安顿的角落。

故乡哟,你的孩子已经漂泊好久了

  四十岁了,应该是走入了不惑的年龄,渐渐地一些事情开始被自己不自觉地阻隔在视野之外,渐渐地发觉自己居然开始拥有视而不见的平静,或者就是那种入眼与入心的不同吧,不知不觉地一些以前未曾感受到的想法开始侵蚀自己的思想,进入自己对生活的感受。
  搬离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其实准确地说,自从自己读初中住校起就与家乡开始走散了,如果说在初中、师范读书的时候,遇到节假日还有片刻与它亲近的机会,后来全家搬到镇上居住,去老家看看就成了后来每逢过年去不远处的老姐家,去寻找那一年一次怀旧体验,记忆的擦拭了。
  原来的村子随着全村居民的搬迁已经变为了断垣残壁的破落,不多的几间摇摇欲坠的屋子散落在村子的各处,其中就有我曾经居住过的老屋,现在有外来而不知名的两位老人住着,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房租了。
  附近的村子变成了管道纵横,大罐小罐错落的化工厂房、设备堆砌的所在,往日里的邻居,往日里的池塘,往日里的开满了花儿高高的洋槐树,往日里被奶奶拾掇得错落有致,随着季节的不同一块一块地变换着颜色的菜园都已经全部的不存在了。

未来的网络世界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

  

2006年12月4日星期一

  现在许多学校已经普及了信息技术课,这种以电脑教学为主要内容的课程,又把教学内容集中在对电脑的操作层面上,如何画图,如何制作小报,如何打字,如何制作文档,如何上网,如何检索信息。孩子们在神奇的网络信息世界开始睁大着自己向往的眼睛。
  ”从娃娃抓起”已经在教育主管部门与商家的共同的关注下,已经得到了具体的体现,娃娃们已经开始熟练地操作,这种熟练有的时候甚至已经让让他们的父辈感到阵阵的恐慌。

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学校早就给十一五的课题一个关键词”标准化”课堂教学。初衷是好的,由于新课程的理念的冲击,许多年轻的教师找不到课堂应该呈现的基本样式,或许是学校年轻人比较多的缘故,学校的领导意识到给这一批教师一个”标””准”的课堂要求,应该是有必要的。
  要求归要求,如果作为课题研究是两码事。作为要求,我们可以制定一些课堂的基本评价要求,在听课、检查中给予落实。如果作为课题,那么就应该有说服别人的一种道理,从课堂的基本属性来说,应该师富于个性的,应该是富有生命力的,如果用什么规范给予要求的的话,标准一词应该是不能够表达这种意思的。再者,把”标””准”拆开来理解,也是断章取义之举,也是不合理的。

好久了

  好久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了。
  总觉得自己始终在忙碌,忙碌着自己需要完成的工作,有的是与自己工作有关的,有的是与自己想做的事情有关的,不过总觉得很有意义,是需要自己去做的,而且相信自己能够做好的。
  天凉了,很多时候自己感觉到很吃力,感觉到那种无能为力的痛楚,不过也学习着这样安慰自己,慢一点,应该能做到的,只不过是放慢速度而已。
  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开始变得零碎,这是一种不好的生活,应该提醒自己。
  学校参加一个学校之间的联谊会,需要一篇论文交流,领导把这件任务交给了我,今天就到这里,要赶在30日之前完成呢。

页面代码

  link:连接平常的状态
  active:连接被按下的时候
  visited:连接被访问过之后
  hover:鼠标放到连接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