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2)——过

  用影像记下我们的行程,用文字镌刻记忆中的美好瞬间。

每座陵墓前的五石台,寄托了多少永恒的祝福和期盼。
闭目凝神,肃立,听天地之间的回响。

走过纷纷扰扰的日子,留下空白

  感觉自己的生活出现了一段空白。
  空白是一种生活的状态,很不喜欢生活以这种方式表达,倒不是因为它故作姿态地黯然神伤,也不是因为它空洞无物的庸俗。生活出现了一大段空白的时候,是因为我,挣扎着寻找行走的意愿和方向。
  空白,不是那种一碧如洗的白,那种白,让人心无杂念,可以看到埋藏在深处的蓝,当这种白与蓝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自由地行走,没有四处可见的屏障与阻隔,遥远,在此时此刻,已经没有意义,整个天和地,都在你宽广的胸怀里,你还是空白的吗?当,天和地在你心中的时候,行走,变得那么地有力量。
  空白,不是那欲言又止的省略,就这样嘎然而止,没有征兆的,也没有可供猜测的标点,立即地从某一个字符开始,久久地没有声响,寂静无声,不管是悠悠的叹息,还是遥远的呼唤,都没有,一切都归于沉寂。寂静,还是寂静。

教育科研,有多少经历可以重来?

  科学的意义在于它的可重复性,对相关因素的把握以及无关因素的控制,决定了我们对事物发展的可预测性。因此,有了科学的推论,有了对教育事件的科学判断。
  教育理论的探索,一直在寻找这种可重复性,可预见性,不管是华生在巴甫洛夫条件反向实验的影响下,提出的刺激反应学习,还是发展到现在的建构主义,都在告诉我们,教育的科学性应该站在教育的实际环境中来研究,来思考。
  一直在思考教师的科研意义。我们知道科研对教育实践者的个体有意义,这种意义应该与参与者的教育体验、教育感知有作用,这种意义的书面传输有没有发挥作用,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这关系着,我们在学校教育科研组织与管理的中心工作的问题,关系着科研工作目标的问题,关系着我们如何评价教师的科研行为与成果的问题。

网页中的图片加边框代码

  只需用html代码就能给你的图片加出各种漂亮的相框,使用方法,点“<>”加入代码,换上图片网址,适当调整宽度和颜色,就可以让图片锦上添花!下面是代码:
  1、简单线框
 

又一次带着你流浪

  已经5点多了,把挂在大家语文下的小网站,转移到了悠然之家的目录下,需要进行一些代码的修改,做了一个关闭的告示,暂时关闭?预示着什么呢。
  有一种带着这个角落流浪的感觉,还好,自己还能够为它找到栖息的地方,至少现在还能够。
  其实,很多时候,天堂和地狱,毁灭与重生,也是这样简单,仅仅是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

行程

  现在地点:单位。
  已经过去的行程:7月29晚11:54分T66次火车,北京(丽泽桥长途汽车站、王府井大街)——易县(清西陵)——北京(雍和宫、故宫、王府井大街)——8月2日(清东陵、晚走马观花西单)晚10:52分T65次火车,南京。
  生与死。
  荣华富贵的显赫与岁月凋零的落败。

一份网络调查的回复

  看到7月17日刘永和所长一份群发的邮件,对以下三个问题进行网络调查,他说“敬请配合!在此表示感谢!”。利用今天的闲暇,完成了它,担心有点迟。
  我的回复:
  刘所长,邮件收到,一些想法,供您参考。
  作为南京教师:
  1、您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举两条 )
  ⑴、首先,我如何面对考试的压力?

幻城

  假期了,女儿推荐我读一读郭敬明的书,她说,许多同学喜欢读他的书,说书中的情节和描写超有想象力。和女儿去逛书店的时候,挑了一本《幻城》,郭敬明的第一本小说。
  用坐在诊所的闲暇时光,很快地看完了,一本有类似于魔法的幻术,有类似于武林的火族与冰族之间争斗,有似神,似怪的人物,有如人类一样的兄弟、男女、父子的美好情感,单纯而有时常在不经意的时候有意想不到的情节出现,像一个充满想象的少年,相信着眼前所见的真实,相信自己感知到的虚空,把一切幻化成充满幻术的一个又一个缠绕的世界,让生与死的悲歌就此开始演绎。
  合上书,你会有片刻的迷离,思绪还停留在故事的情节里,停留在寻找美好的亲情中的一个个险恶里,停留在朝思暮想的兄弟两个人身上,停留在在最后那场意想不到的消亡中。
  假期了,你期待着去远方,远方,没有那些纷纷扰扰把你缠绕,远方,你可以安静地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耳朵去听,无所谓对与错,无所谓真与假,无所谓亲近与疏远,只要你去了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就在了自由的地方,属于你自己。你说,可以期待着与自己的约定有一次邂逅,你说,可以期待着在远方,以不一样的方式,不一样的背景,让两张笑颜相映衬。

无法记录

  一直,无法写点什么。思绪,总是混乱的,不像清澈的天空,也不像清凌凌的河水。一直站在人声嘈杂的街口,不知道下一个时刻,会有怎样的景象出现,不知道下一个时刻,面对的人以怎样的方式相见。
  一直,在挣扎。在希望与妥协中寻求平衡,或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平衡。
  一直,在努力着。
  知道世界永远是寂静,就像深夜里路边的灌木丛,在黑暗的角落,那么轻易地就被遗忘,轻易地就被毁灭,再也没有人留意,它曾经来过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