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教育──以感动的眼神看教育

思い出をありがとう – 坂本昌一郎

  教育是要有情境的,在一定的情境中你才能体会到教育的妙韵所在,每一个懂得教育精妙的人,无不把那些教育的灵动依据自己的理解,把它还原到一种状态里去。
  在我的脑海中总是常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夕阳西下的阳光辉映着的校园,经历了一天的年忙碌之后,她满足地面带着娓娓地倦意,微笑着看着操场上三三两两留恋不舍地孩子,从此,我开始阅读这本教育之诗。
  教育是一首朦胧诗。
  教育是一种语言,每一个走近她的人,每一个打开她这部诗集的人,都会用自己的心灵来阅读。但是,不知是她太羞涩,羞涩地从来不直接地告诉我们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还是对她的语言太奇妙,需要我们花费毕生的岁月。
  她那语言是富于情境的话语,迷迷蒙蒙让我们看不清她的俏丽面容,迷迷蒙蒙地让我们用各自的心灵解读出不同的神韵。因为朦胧才觉得她的美丽,因为它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神采才觉得她的神奇。
  因为她朦胧,所以我们苦苦追寻。
  教育是一首格律诗。
  教育讲究韵律,每一句诗行,都是经过苦心积虑的酝酿,抑扬顿挫,平仄上去,都是那么富于节奏,那每一句传递着一种严谨的声音。
  我们如一个手笔拙劣的孩子,战战兢兢地填写着我们认为的妙言佳句,或许她永远没有人去吟诵,或许流露着我们率真而显愚蠢的字句。我们知道,我们必须精雕细琢,只有这样我们笔下的她才会焕发迷人的身形。
  教育是一首十四行诗。
  教育是一首古老的十四行诗,每次阅读都会感到历史的沉积。醇厚地如绵绵的陈年老酒,古朴地焕发出有右的清香,她好像是一种心情,却总能在给予的寥寥数语中表达自己的全部细腻。
  读着她,你这才发现自己的浅薄,她内心深藏的东西如此具有如许耐人寻味的东西。从歌德到我们自己,不论是激昂还是缠绵,短短的十四行,就能解读难以抒怀的感触。
  虽然诗只有十四行,虽然课只有三十五分钟,虽然学生只有四十或五十几个,虽然人生的岁月只有几十年,但是,她有着千般多彩的面孔。
  教育是一首绵绵的长诗。
  一首长诗或许记载着一种生命,她绵绵不绝,她记载着历史,她描绘着。总是委婉而又富有历史地为我们描绘着自己走过的,别人走过,一群人走过的道路。
  她很长,或许我们一辈子也写不完,一辈子也读不完。她总是陪伴在我们的左右,或低回冗长,或跌宕起伏,说不尽的是自己的苦苦思索,难以言表的是自己看不到希望的迷茫。诗句或长或短,停停续续,不绝的是我们追求的执著和坚强。
  教育是一首儿童诗。
  她很俏皮,总是用新鲜的目光看着身边的一切,每一节课,每一天,每一次交谈总是新的。她常常会弄巧成拙,美好的心愿有时却不是幸福的收获。虽然说教育无处不在,她却常常躲在某个角落,让我们要捕捉她的去向。
  她很可爱,可爱地透露出稚气的微笑,总要我们用尚未泯灭的童心去体会它的内涵。平实的语言,却不时涌动着瑰丽的幻想。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世俗,对自然的渐渐漠然。
  教育是一首诗,她的解读需用你的善感的心灵和坚持的信仰。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