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法,减法

 

  引子:2月16日,周六,晚上,与家人约好提前过元宵节,订好了饭店,一一打电话安排好,睿开车来接我。当我关闭氧气机,脱下氧气管,关了门走下一层台阶,狂跳的心脏,让我止步,告诉睿,我去不了了。返身退回,开机,坐下,仿佛憋气很久似的一阵地喘息,许久才安定下来。

请让我安静地离开

  
  

2007年5月18日星期五

  看到最近的媒体中高度关注陈晓旭的病故,因为在这场变故中,有太多常人不可理解的疑惑,有太多我们仿佛可以探寻的秘密。
  了解她仅仅从从一个艺人的角度,更多的是关注几个月之前离开亿万家产的出家,之后的淡泊尘世,质疑她得知自己身患重病之后的不作为。
  遁入空门,陈晓旭了却自己此生的最后一个心愿。没有喧嚣,离开了纷扰,不让身体在痛苦中去维系生命的维系,生命和自己的躯壳如此能够分离,竟能够如此互相端详,与其在一番痛苦的折磨中走进预料的生命归途,不如还生命一个安详,宁静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