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悠然生活的

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