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在安静的黄昏

 

  记得,那还很多年以前,晚餐过后和几位同学坐在学校的大操场,面对灿烂的晚霞三言两语在聊天,一位坐得稍远,一直若有所思的同学轻轻低吟:“夕阳无限好!”蓦然,我好像真的拥有了无限好的舒畅,透明而高远的天边交错着一条条绚烂的丝带,天是远的,时光是那么美好。
  “只是近黄昏”坐得稍远的那一位同学同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只是近黄昏──”在心底默默地重复着,一遍,两遍,心头隐隐地有一种痛,真的,晚霞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灰暗,随着流失的温暖渐渐地淹没在暮色里。记得,那天我在操场上一直坐到夜色朦胧,晚自习早已开始,悄悄地溜进自己的座位,蒙蒙然开始晚上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