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生活的

守候,在安静的黄昏

 

  记得,那还很多年以前,晚餐过后和几位同学坐在学校的大操场,面对灿烂的晚霞三言两语在聊天,一位坐得稍远,一直若有所思的同学轻轻低吟:“夕阳无限好!”蓦然,我好像真的拥有了无限好的舒畅,透明而高远的天边交错着一条条绚烂的丝带,天是远的,时光是那么美好。
  “只是近黄昏”坐得稍远的那一位同学同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只是近黄昏──”在心底默默地重复着,一遍,两遍,心头隐隐地有一种痛,真的,晚霞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灰暗,随着流失的温暖渐渐地淹没在暮色里。记得,那天我在操场上一直坐到夜色朦胧,晚自习早已开始,悄悄地溜进自己的座位,蒙蒙然开始晚上的功课。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听雨中的风铃

  
  说起雨中风铃这个名字,真不知当时是来自于何种灵感,在那属于雨季的岁月,淋湿的期待,阴沉的希望,依在门边,靠在窗口,安静地听着,听着雨点“滴嗒”声中的清脆的风铃响过。远远地传到我所能看到的地方。然后渐渐地让自己的心情和自己的希望也变得清脆起来。
  看雨是要看心情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没有心情欣赏的人会觉得那是一种排解不掉的烦恼,热切地期待阳光,有兴致欣赏雨的人必定是一个悠闲而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他不急着去做那些要做的或者即将到来的事情,他能够从那慢慢荡漾开去的水洼里,让自己的变得轻巧起来,简单起来,轻巧而简单地画着一个个圆圈,透明的圆圈。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安静地等待……

  这个时候,这个近似于真空的时刻,
  跳动或许只有时间的指针,
  在打开一道,又一道门之后,
  在一步,又一步,接近最后的终点之后,
  仿佛是到了最后的一跃,等待着飞身而出的时刻,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安静,边缘…

  连续几天,断断续续地咳,事务性的工作无法让自己停歇下来,或许,是在寻找忙碌之中的那种虚无,一种找不到自己真实愿望的虚无。
  昨天断断续续咳了一夜,已经无力再继续忙碌。是周六,医院长长的输液室,本来觉得人会少一些。挂号,诊断,皮试,拿药,输液。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如茉莉花开

  看到这首歌的歌词,停下手里的工作,搜索,静听,浮现,脑海中的一段影像。
  时光流逝,一些东西走了,一些东西会留下。某一个时刻,一段声音、几页画面,弄不清,自己为何至今还能想起。轻轻地翻动,没有缘由,也没有波澜起伏的不安。
  淡淡的像一片云,划过天际,却在一个地方留下了它的影子,回过头来,原来它留在你的眼睛里。
  看着云儿飘来的时候,原来,可以静听花开,原来可以感觉到溪流拂过水草的声音。
  原来,夜色可以如此地安静,想或者不想,你在那里。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如此地安静——汤旭《岛歌》

  人生是一条流动的长河,我们没有人能停下脚步。
  在向前的过程中,我们渐渐学习不再心痛,不再感伤,不再矛盾,
  不再对始终触碰不到的云后的光踮起脚尖伸长了手。
  我们渐渐觉得世界变得嘈杂.快速。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安静地坐在诊所里

  一早去了医院,距离不远,也就是10多分钟的路程。
  挂号,简单的询问病情,简要地把自己的状况告知医生,都是内行,无须太多的检查,写处方,拿药。
  坐在很大的注射室里,人很多,来来往往。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