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个人课题”培训的思考

  临近六月按照计划需要安排一次“个人课题”的区级培训,按照惯例是安排2-3所个人课题比较好的学校推荐一两位教师,进行课题研究的汇报,根据每次会议的侧重点,在汇报的内容上有所倾向。“个人课题”已经进行到了第五期,这样的培训形式对参加培训的老师已经渐渐地失去了意义。
  问题主要出在哪里呢:
  1、“个人课题”研究活动是个性化的,其价值在于研究者对教育教学问题独特的理解和建构,我们在“个人课题”研究培训活动中,以演说的形式让教师展示其研究的构思和研究过程,其他教师关注了什么呢?是这项课题的研究路线,还是研究者如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研究策略和方法。
  随着市区级培训活动的增多,大多是以课题作为展示内容的形式,那种盲目的热情和神秘已经不复存在。老师们更关注在实际工作的诸多问题中,哪一个话题的研究更具有意义,如何寻找到有效解决这个问题办法。第一个问题是对课题实践意义的质疑,这样例子除了研究的流程,其研究的内容及实施的方法对其他的老师的启发意义有多大?

Posted in 教育的

《PISA夺冠后的教育思考》的再思考

  一早,收到一份分享的文字,关于上海PISA测试夺冠后引发思考的一组文章,很有兴趣,也很感谢。或许是作为过去的小学语文教师,对学生的阅读能力的培养有一种敏感。
  上海PISA测试夺冠的消息,我最早是在上海闸北八中校长刘京海的报告中知晓的,那是在去年年底的长三角湖州论坛,刘校长漫谈式的讲座很有启发性,记得他对这个夺冠的态度是谨慎的,他认为对测试结果的盲目乐观是不适当的。
  关于这次PISA夺冠后引发的网上讨论很多,大多集中在如何正确评价学生的阅读能力,如何看待测试中发现的自主学习能力低的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当日报道中援引里根政府时代美国教育部官员芬恩(Chester E. Finn Jr)的话说,他对上海学生的考试成绩感到震惊,这使他又有了当年苏联抢先将人造卫星送入太空时美国人的震撼感。

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德育课程建设课题的思考(3)

  三、就本区的德育工作而言,可以突破的点在哪里,基础是什么?研究的大致的框架是什么?在实施过程中会在哪里出现问题?
  从“南京市教育调查中心”的一份《关于学校德育的问卷》,可以得知:学生对于德育的关注度很高。在“三好”中认为“思想品德好”最重要是占79%;认为德育对自己成长“有很大作用”的占68%,“有较大作用”的占24%。调查中了解到“活动式”德育倍受青睐。学生提出了节日庆祝、社会宣传、军事训练、社会调查、参加劳动、上街服务,等等。
  我们在这里看到一对矛盾的现象。我们一方面不约而同地注意到现在德育内容、形式脱离学生的生活,脱离现代社会的思想意识状态,出现“目标大而全”“主体错位”的现象,另一方面,我们在教育内容和形式的改革上举步维艰。我们缺少什么呢?首先是目标不清晰,终极的目标是明确的,但是把这些终极性的目标分解为不同年段,不同学期的目标,不同课时的目标是不清晰的,更重要的是这些目标是不是和学生的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现状是让人担忧的,还必须看到现在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都是接受传统的教育观念、方法长大的,他们面对自己学生的时候,亟待观念和方法的变革。因此目标的梳理首先成为研究的突破点,就现在的教育环境而言也是难点问题,需要谨慎介入的内容。

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德育课程建设课题的思考(2)

  二、当前德育工作中问题的焦点在哪里,在这些问题上已有什么经验?
  从收集的文献资料上来看,课程建设是当前德育工作的焦点,不少学校以“模式”的概念来总结学校在这一方面的成就。就南京市“十一五”课题《基于学生基本需要的主体育德范式的研究》对学校德育模式进行了这样的概括:一是“主题育德模式”,有梅园中学的“伟人风范主体育德模式”、雨花台中学的“革命传统主体育德模式”、南京市第三中学的“高尚人格主体育德模式”等,这些模式是在宏观模式的指导下,从德育的主题出发建构起来的德育模式。另一类是“策略育德模式”,有金陵中学的“班集体建设主体育德模式”、江浦高级中学新校的“系列活动主体育德模式”、江浦高级中学老校的“校本环境主体育德模式”等,这一类模式是在宏观模式的指导下,从方式方法入手而建构起来的德育模式。

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德育课程建设课题的思考(1)

  用了几天中零星的时间,下载了一些关于课程建设方面的资料,进行了不系统的学习,目的是拓宽自己的视野,也就此看看在德育课程建设上的成功经验。
  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这样几个问题:
  1、当前德育工作的现状是什么,在德育工作上主要的观点有哪些?
  2、当前德育工作中问题的焦点在哪里,在这些问题上已有什么经验?
  3、就本区的德育工作而言,可以突破的点在哪里,基础是什么?研究的大致的框架是什么?在实施过程中会在哪里出现问题?

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我区教科室”十二五”课题的思考

  “十二五”课题是一定要上的,更重要的是既定目标是成为省级立项课题。在酝酿课题的碰头会上,校长提出以下关键词:
  1、特色学校构建的研究,围绕学校文化的打造的管理、策略、评价进行研究。
  2、教师培训激励机制的研究,骨干教师培养机制的研究。
  3、区域性质量监控的研究。此项研究南京市玄武区在“十一五”期间有类似的研究课题,作为南京市重点课题申报。
  4、德育课程问题的研究。要解决在德育工作中抓手的问题,从素质教育的角度来看,素质教育要取得特色很多时候应该是在德育工作上。
  就我区教育科研的能力和外部条件和环境,做以下思考。

Posted in 教育的

关于”南京教师科研博客网”架构的思考

  从今年的寒假开始着手架构南京教师科研博客网,也一直在思考这样三个问题,首先有没有必要,其次这个博客网会有哪些人可以参与,还有这个博客网上会出现怎样的内容。
  首先,关于必要性。
  1、从个人课题的发展来看,四年来,南京市个人课题的参与教师越来越多,个人课题的开展情况如何不仅仅是从申报、结题的数量来看的,教师参与课题的情况怎么样,有哪些突出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是不是可以在教师之间进行交流,这些问题是没有得到体现的,网络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媒介。
  2、从个人课题的价值来看,个人课题是为教师的发展服务的,是为推动整个教育教学改革服务的,那么我们的教师通过个人课题的参与获得哪些发展,通过教师们对课题的参与,从现在的个人课题运行状态来看,在经历着申报——教师研究——专家对研究成果评定这样的工作程序,在这个过程中是点对点的过程,是缺乏交流和对话的,研究过程难免出现个人孤立的状态。

Posted in 教育的

2009第四期市级”个人课题”申报的一组数据解读

  2009年第四期市级“个人课题”申报工作结束了,各校申报的课题已经全班上报,没有进行筛选,私底下还是抱着普遍撒网,求得能够有好的收获。
  看到收到的236项课题,心里喜忧参半,有些学校课题数量遥遥领先,有些仅仅是可怜的1、2个,这里肯定有问题,自己按学校进行了统计,看看这一组数据。
  1、领导重视。学校领导重视的,积极推进的,个人课题工作就有较好的工作氛围。这里,南化二中与南化四小就是这样的例子。相反,领导不重视的,课题申报数量就会大幅下降。在数据中就有这样的例子。
  2、稳步推进。随着个人课题的积极宣传,组织,各个学校已经把它列入常规性的工作。不少学校基本稳定在10多项这样的数量。这是一个好的工作状态。

Posted in 教育的

学校教科研骨干团队的建设的思考


  引子:2009年9月4日下午的区教科室主任会议大家围绕学校科研骨干团队建设的问题进行了交流,这是会议前写的一些自己在科研团队建设中的理解和想法。

  学校的教育科研不是学校校长与教科室主任的单兵作战, 几个人的参与不是学校教科研的目的,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科研。如果一所学校在发展中取得了什么成绩的话,学校必然会有一批热心教育教学研究的老师,这些老师通过参与科研活动获得了显著的进步,并且通过这样的进步促进了学校与学生的发展。
  这的局面,我们可以从信大附小、扬子四小、扬子一中教师发展可以得到印证,这应该是学校教育科研工作期待出现的局面。
  但是,我们需要注意到,随着个人课题的实施,学校规划课题研究的普及,校本研修工作的逐步完善,有了很多形式的教师发展群体:师徒结对、青年教师发展中心、教师发展俱乐部、教师成长学校等等,这些群体表明学校的领导是重视这项工作的。但是,教师参与教育科研的现状是什么?行政要求下参与,研究方向的自由,教科室粗放式的管理,教师研究行为的自由。这种自由的结果是研究组织的松散,研究行为飘浮,成果缺乏针对性与实效性。

Posted in 教育的

我们对有效教学的思考

  明天是“高效教学”研究联盟启动的日子,这项活动的开展,我想有这么几点意义。
  今年是南京的有效教学年,有效教学是一种价值取向,有效教学更是一种理想的追求,在这个课题的研究中,我们必须回答这样三个问题:
  什么样的课堂是有效的课堂?(这关乎有效教学评价的问题,也是一个标准的问题,我们要没有这样的一个形象直观的评价指标。我们在这个问题的研究中已经拥有了很多观念的堆砌,这些观念很多时候又是交叉的,重复的,有的甚至是冲突的)。
  其次,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如何贯彻有效教学的这个要求,如何进行教学行为的落实?(这是实施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中,我们坚持百花争鸣,百花齐放,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梳理,教无定法,但是如何运用好教学方法是有法则的,并不说,我们由着性子与个人的喜好使用,“用你喜欢的方式去读课文”这样的方式已经被大家批评,但是这样的法度在哪里?落实教学有效的方法有着哪些?我们的老师们知道多少,了解多少,尝试了多少,根据个体的环境调整了多少?这些问题好像我们还没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