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喂马,劈柴……

  夏天的日子经不起秋天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凉了,季节的转换,冷暖的交替,收走了心里的一点忙乱,更让自己安静下来。
  很多时候内心深处面对过去的这四五年的时光,是排斥的,使我至今无法去清算这几年往来医院病房的次数。这种惧怕和抵触,是因为它历经坎坷,让我人生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生与死的跨越,让我在坠入黑暗的无底深井的绝望中惊醒;是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从一个享受工作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宅男,是因为它让在病痛中陷入慌乱的我,面对医生无情的鉴定中一次次地后退,在步履艰难中一次次地无计可施,无奈地等待奇迹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