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生活的

安安的小贴画

  引子:“爸爸,我可以得一张小贴画吗?”“嗯,好呀,你说说,爸爸为什么给你小贴画呢?”“今天,我吃饭很好!”“今天,我拉着小平阿姨的手了!”“今天我上课没有乱跑。”“今天……”

  安安从托班开始,对小贴画一直情有独钟。还记得,三岁的安安从伢伢乐得到第一枚小贴画的回来的那个场景,在楼下就呼天唤地地呼唤着:“爸爸,看,我得了小贴画啦!”那时候,老师是把小贴画贴在脑门上的,看着他仰着头快乐的样子,仿佛是得到了多大的夸奖和肯定。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面对教育我们怀有怎样的情怀——读《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是浙江教育报刊总社《教育信息报》副主编,兼《教师周刊》主编吴志翔的作品,以《教育信息报》“塞林说新闻”为基础,结集而成,作者感觉自己就像衔泥筑巢的燕子一般,用一篇一篇看似零打碎敲的小文章,编织着一个关于教育的梦想。
  说到教育文章的写作,作者感觉“这几年以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文章越写越觉得艰苦了。其中一个原因是,无论教育新闻怎么花样翻新,我所秉承的价值观是不可能变来变去的,再多的新闻,可以阐发并且值得发挥的理念内核就那么多。而重复地表达同一个意思,老实说也真的令人生厌。”“与教育有关的许多事,恰恰又是很难做简单的判断的。批评教育太容易,发发牢骚没意义,但要解决问题,则解决之道常常‘溢出’教育。言论化的时代,谁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我发现大伙儿不惮于用一种最激烈的态度来表达主张,似乎只要如何如何,则情况就会变得如何如何。我真羡慕他们这种建立在单一维度价值判断之上的果敢。就我自己来说,想的越多,想得越周到,下笔就越踌躇。当然,几乎任何深刻的思想,都存在内在的悖谬性。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PISA夺冠后的教育思考》的再思考

  一早,收到一份分享的文字,关于上海PISA测试夺冠后引发思考的一组文章,很有兴趣,也很感谢。或许是作为过去的小学语文教师,对学生的阅读能力的培养有一种敏感。
  上海PISA测试夺冠的消息,我最早是在上海闸北八中校长刘京海的报告中知晓的,那是在去年年底的长三角湖州论坛,刘校长漫谈式的讲座很有启发性,记得他对这个夺冠的态度是谨慎的,他认为对测试结果的盲目乐观是不适当的。
  关于这次PISA夺冠后引发的网上讨论很多,大多集中在如何正确评价学生的阅读能力,如何看待测试中发现的自主学习能力低的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当日报道中援引里根政府时代美国教育部官员芬恩(Chester E. Finn Jr)的话说,他对上海学生的考试成绩感到震惊,这使他又有了当年苏联抢先将人造卫星送入太空时美国人的震撼感。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什么像什么——隐喻的告白


  引子:英国大学者罗素说:真相、理性是相当重要的,想象也是相当重要的。小威廉·多尔说:隐喻比逻辑更有效。隐喻是具有生产性的,开放性的。比喻中有哲理潜伏在里面。

  在开学之初,听到成尚荣所长的一场讲座,谈到以隐喻的语言表达对教育的理解,他谈到了苏霍姆林斯基把教材比作“教师教学的起跳板”,他还介绍了美国哈佛大学有一个绝妙的隐喻:“到哈佛学习,就像是很快帮助我找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处。”
  当时觉得很有触动,多有意思的隐喻。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教育科研,有多少经历可以重来?

  科学的意义在于它的可重复性,对相关因素的把握以及无关因素的控制,决定了我们对事物发展的可预测性。因此,有了科学的推论,有了对教育事件的科学判断。
  教育理论的探索,一直在寻找这种可重复性,可预见性,不管是华生在巴甫洛夫条件反向实验的影响下,提出的刺激反应学习,还是发展到现在的建构主义,都在告诉我们,教育的科学性应该站在教育的实际环境中来研究,来思考。
  一直在思考教师的科研意义。我们知道科研对教育实践者的个体有意义,这种意义应该与参与者的教育体验、教育感知有作用,这种意义的书面传输有没有发挥作用,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这关系着,我们在学校教育科研组织与管理的中心工作的问题,关系着科研工作目标的问题,关系着我们如何评价教师的科研行为与成果的问题。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世界是平的,教育也是平的?

  人们通常把网络称为虚拟世界,然而人肉搜索让我们明白,网络并不虚拟,它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网络正在变成一种万有媒介、一种管道,经由它,信息流过我的眼、耳,进入我的思想。
  尼古拉斯·G·卡尔说:网络似乎粉碎了我专注与沉思的能力,现如今,我的脑袋就盼着以网络提供信息的方式获取信息:飞快的微粒运动。”“过去我是个深海潜水者,现在我好像踩着滑水板,从海面上飞驰而过。”
  密歇根医学院布鲁斯·费里徳曼说:我再也读不了《战争与和平》了。我失去了这种本事。及时是一篇blog,超过了三四段,也难以下咽。我瞅一眼就跑。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优美的文字不是案例与叙事的第一要务(3)

  三、案例和叙事推动了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思考案例和叙事的写作解决了什么问题?
  积极推动老师们写案例叙事,体现了教师作为研究者,教师个体作为研究主体的意识,是尊重教师的劳动,尊重教师的创造,尊重教师智慧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提升了当今教师的职业形象。这项工作的推进,它必然带来校本研究的开展,它必然带来教师对教育问题的关注,并致力于探索教育教学问题的解决,也必将影响到教师从业的心态,从而促进学校、教师的发展。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优美的文字不是案例与叙事的第一要务(2)

  二、案例与叙事的写作——关于思想之芦苇的故事
  为此,市教科所开展了一系列案例与叙事撰写的培训活动,在网站上发布了大量的案例修改样例,刘所长在积极引导教师,积极营造教师写案例的氛围。
  自己也是这场“大培训”中的一员,现在自己回顾这个过程,感受深刻的是这样三个问题:
  首先,案例和叙事可以写什么?
  大的范围说,凡是我们教育教学的经历都可以成为案例与叙事的素材,关键是我们从这些经历中感悟到什么,透过这些具体的事情预知到什么,或者揭示什么。这样以来,我们的视野就会变得犀利起来,开始审视,开始反观自己的内心,让自己敏感,让自己思考。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