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怎样的一种行走——读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直想有机会再能够读读池莉的书,一直觉得那是一个喜欢寂静而知性的女子,零星所读的文字中始终传来犹如钢琴清脆的声响,透明并裹挟着穿透力。
  在书中,池莉说:“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我总在守候,总想着我人生的春季能够到来。春竟然是那样的一种大方,清亮,顺畅,和煦和健康。

成长抑或成才——读池莉《立》

  引子:还是几年前写下的文字,当时没有精力发布出来,现在翻找出来粘贴在这,算是把它保存下来吧。
  池莉的书看得不多,但是他的文字细腻而又理性,客观而有自己观点,所以只要有机会还是喜欢读她的书,曾经读过两本,一本是写她女儿从出生到升入大学的成长故事《来吧,孩子》,一本是书写池莉人生经验的提炼和感悟《熬至滴水成珠》,假期中看到她讲述与女儿24年共同成长故事的长篇叙事散文《立》。
  从人的成长来说,池莉的女儿吕亦池是出色的,快快乐乐地“玩着”长大,几次决定命运的考试又能在全力以赴之后获得通过,她没有经历国内妖魔化的高考,没有以拔尖的成绩考上清华、北大一流的高校,而这一切她在英国在“很喜欢”的气氛中得到了,考取了伦敦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位的学习。在完成毕业论文期间,翻译了《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