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像一盏灯,不是由于它的灿烂,像一种可以施展的张力,无限地舒展,投射到自己可以触及的任何角落。也不是由于它的温暖,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冬日里壁炉前的安详,其实更确切地说,仅有的这种温暖感受也正在一点点渗漏,却常常让自己找不到泄漏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