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灵魂

  每一个人都会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会带着淡淡的甜蜜的,有的带着淡淡的苦涩,有的却是辛辣,不管是什么理由,春风得意的人是不会想到要低头深思那些过往的云烟。想到过去的人,往往是因为前方的路开始迷茫的时候,自己不自觉地回头去找寻自己灵魂曾经生息的地方。在过去的岁月里找寻一个快乐的角落,供自己稍作安息。

皮囊与写作——读蔡崇达《皮囊》

  拿到蒋崇达的《皮囊》,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关于身体与灵魂,生与死的书。
  花了一个多星期,阅读完了,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关于皮囊与写作的经历和剖析。
  《皮囊》中试图“留给我最好的遗产”的阿太,《残疾》在病痛中挣扎了8年的父亲,《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中“一不小心”不见了的漳州阿伯,“可惜心脏连在一起”的一对婴儿,“再也没有见到”的在圣诞之夜为病重的父亲放烟花的儿子,《张美丽》中张美丽的“无法安息的灵魂,将没处安身,只能四处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