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怎样的一种行走——读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直想有机会再能够读读池莉的书,一直觉得那是一个喜欢寂静而知性的女子,零星所读的文字中始终传来犹如钢琴清脆的声响,透明并裹挟着穿透力。
  在书中,池莉说:“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我总在守候,总想着我人生的春季能够到来。春竟然是那样的一种大方,清亮,顺畅,和煦和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