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阅读的

皮囊与写作——读蔡崇达《皮囊》

  拿到蒋崇达的《皮囊》,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关于身体与灵魂,生与死的书。
  花了一个多星期,阅读完了,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关于皮囊与写作的经历和剖析。
  《皮囊》中试图“留给我最好的遗产”的阿太,《残疾》在病痛中挣扎了8年的父亲,《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中“一不小心”不见了的漳州阿伯,“可惜心脏连在一起”的一对婴儿,“再也没有见到”的在圣诞之夜为病重的父亲放烟花的儿子,《张美丽》中张美丽的“无法安息的灵魂,将没处安身,只能四处游荡”……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感受爱的呼唤—听刀郎的《爱是你我》


  引子:前几日,偶然的机会,老毕的星光大道,一首《爱是你我 》,感动,网上有刀郎演唱的版本,听了,收藏。

  爱是你我 – 刀郎&云朵&王汉仪
  爱是你我

阅读更多...
Posted in 阅读的

如果爱你只有这一次

    最近在看杨绛的书——《我们仨》,一个从那个…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爱,是不是让我们学会了表达

  不管是学生时代,还是有空外出开会的时候,有兴致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在街道上慢慢地走,在陌生的城市,你会发觉自己在世界的一个角落,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意的角落,灯光交错的街道,浮光掠影,一切都与你无关,一切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渐渐地你知道了孤独,渐渐地你知道了寂寞,渐渐地你知道了自己,或许你还会渐渐地想起一个让自己牵挂的名字,一个心悸的笑容和声音。于是,路,就这样慢慢地走下去。
  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句子,人的本质是寂寞的,因为寂寞所以需要相亲相爱。
  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木讷的人,不善于表达,看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心里有感受,有想法,可是这样的过程总是很慢,等自己的语言组织好了,把想法梳理清楚了,人,已经走远,事,已经过眼云烟。
  归结到最后,把这一切怪罪于自己的不自信,总是担心自己说不好,总是担心自己词不达意,把事情弄砸了。其实,时间久了,自己也就慢慢地知道了,说什么,不说什么,都是自己的个性所致,不需要刻意地编制自己的语言,没有必要让每一个走近你的人了解你,也没有必要在每一个人前面努力地“让别人看见”。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爱到什么程度

  爱情与婚姻这两者奥妙的关系不知该怎样来理解,很多时候它们是统一的,有的时候它们是背离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它们两者好象是在做游戏。
  婚姻是两个人关系的标签,是一种社会角色的符号,而爱情却是缠绕其中的粘合剂。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