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人一生是不断成长且不断遇见的一生。
  早上一睁眼,从遇见阳光开始,这一天便目不暇接起来。等太阳下山了,遇见了黑,灯光、星光、月光来了,白天遇见过的换了一身行头,给人是另一番景致。

摧毁一个中年人,生一次病就够了……

文 | 生是过客 转载订阅号:有书

生命里,最珍贵的是什么?
经济学家有一个共识:健康等于1,而其他例如事业、成功、金钱等,都只是0,有了1,后面的那些0才有意义。
人生最贵的,其实是健康。

窗外 • 轮回

  引子:这段文字断断续续已经写了有些时日了,这几日也不知缘由地喘起来,因为缺氧,整个人晕晕乎乎,在家里来回也变得小心,今天抽出时间,在浑浑噩噩中完成这篇文字。

生命如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像一盏灯,不是由于它的灿烂,像一种可以施展的张力,无限地舒展,投射到自己可以触及的任何角落。也不是由于它的温暖,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冬日里壁炉前的安详,其实更确切地说,仅有的这种温暖感受也正在一点点渗漏,却常常让自己找不到泄漏的缺口。

闯关“打怪兽”

  12月7日陈静瑜院长在微博中报道了一例成功的二次双肺移植手术,称这是移植的又一个奇迹。一个叫吴玥的姑娘,又一个善于用笔留下生命记录的病友,2013年第一次移植,五年来每年给供者——一位“放牛小弟”写信。2018年10月30日在出现排异后,经历百般折磨的吴玥接受了第二次肺移植。

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生命的支点

  你对我说,人的生命里会有许多支点,真挚的友情,如意的工作,温暖的亲情,知心的爱人都会成为自己努力生活下去的一个支点。
  如果一个人把这些都拥有,真的很美好!
  是的,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的生命应该是丰富的,只有多彩的人生,才可以看到生命中的许多快乐的东西,生命的泉水才不至于干涸;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倾注的感情越多,受到的伤害越多。做什么事,面对什么,一种下意识地保护会不自觉地出现。

生命的式样

  我始终觉得生命是有式样的,内在的那些东西,时间久了,总会通过外在的东西表现出来。如果一个生命总是安然的,不言不语,不声不响,进入一种超然的虚无和神圣。我想,他的内心世界应该汇聚了强大的力量,一种把一切偶然、痛苦和快乐平复的力量。是的,我更愿意把心如止水的心态,理解为一种坦然,它不是一种无力的逃避,不是那种死亡的寂静。
  十多天前,从急诊室到重症监护室再到普通病房,换了两个医院,在病房待了15天。其间,看到了许多在病痛中受折磨的人,有的人是乐观的,有的人显得忧心忡忡,在生命线上挣扎的人,活着已经成为那些人的唯一希望。

一辈子,很短……

 
  引子: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呆在屋里,一个人坐在桌前,整整一天,透过客厅的窗户,看见窗外阴沉沉的天,感受着萧瑟的冬仿佛在驱散人间的最后一点温暖,只剩下行色匆匆影子。昨夜,看书,睡得迟,早上也就睡到了将近9点,忙了一点手头的工作,看了两部电影。《让子弹飞》中的姜文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第二部《非诚勿扰2》,却让我流泪……

  最近不知怎么了,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关于生死的故事一次次让我的内心失去平衡,几近落泪。先是《山楂树之恋》,然后是昨天晚上看完的桔子树的《人间烟火》。
  小说也好,电影也好,都是唯美而而华丽的,甚至可以把人的死,也装点得无比美丽,显得那么浪漫而多情。记得林夕在他的《曾经》中就写到死亡被美化的现象,他慷慨这样的美化让死亡也成为一种诱惑。

用生命告诉你,我们曾经爱过——聆听《山楂树之恋》



  引子: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装在一个军用挂包里,委托他弟弟保存,说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东西给她,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艾米《山楂树之恋》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阅读过小说了,或许阅读已经渐渐地变得功利,已经很少有时间去寻找自己喜欢的故事来读,也或许是被许多这样或者那样的琐事占据了时间,连空闲的时候读读小说也成为了一件难得享受的事情。
  读小说,尤其是那种越读越入神的读,明明知道是艺术的创作,明明知道自己仅仅是故事之外的旁观者,可依旧思绪涌动,仿佛故事中的人和事就在身边,仿佛那一切都已经介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弄不清,入口在哪里,分离的节点又在哪里。也就只得随着故事的主人一道生离死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