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生活的

生命的式样

  我始终觉得生命是有式样的,内在的那些东西,时间久了,总会通过外在的东西表现出来。如果一个生命总是安然的,不言不语,不声不响,进入一种超然的虚无和神圣。我想,他的内心世界应该汇聚了强大的力量,一种把一切偶然、痛苦和快乐平复的力量。是的,我更愿意把心如止水的心态,理解为一种坦然,它不是一种无力的逃避,不是那种死亡的寂静。
  十多天前,从急诊室到重症监护室再到普通病房,换了两个医院,在病房待了15天。其间,看到了许多在病痛中受折磨的人,有的人是乐观的,有的人显得忧心忡忡,在生命线上挣扎的人,活着已经成为那些人的唯一希望。

阅读更多...
Posted in 阅读的

一辈子,很短……

 
  引子: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呆在屋里,一个人坐在桌前,整整一天,透过客厅的窗户,看见窗外阴沉沉的天,感受着萧瑟的冬仿佛在驱散人间的最后一点温暖,只剩下行色匆匆影子。昨夜,看书,睡得迟,早上也就睡到了将近9点,忙了一点手头的工作,看了两部电影。《让子弹飞》中的姜文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第二部《非诚勿扰2》,却让我流泪……

  最近不知怎么了,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关于生死的故事一次次让我的内心失去平衡,几近落泪。先是《山楂树之恋》,然后是昨天晚上看完的桔子树的《人间烟火》。
  小说也好,电影也好,都是唯美而而华丽的,甚至可以把人的死,也装点得无比美丽,显得那么浪漫而多情。记得林夕在他的《曾经》中就写到死亡被美化的现象,他慷慨这样的美化让死亡也成为一种诱惑。

阅读更多...
Posted in 阅读的

用生命告诉你,我们曾经爱过——聆听《山楂树之恋》



  引子: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装在一个军用挂包里,委托他弟弟保存,说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东西给她,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艾米《山楂树之恋》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阅读过小说了,或许阅读已经渐渐地变得功利,已经很少有时间去寻找自己喜欢的故事来读,也或许是被许多这样或者那样的琐事占据了时间,连空闲的时候读读小说也成为了一件难得享受的事情。
  读小说,尤其是那种越读越入神的读,明明知道是艺术的创作,明明知道自己仅仅是故事之外的旁观者,可依旧思绪涌动,仿佛故事中的人和事就在身边,仿佛那一切都已经介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弄不清,入口在哪里,分离的节点又在哪里。也就只得随着故事的主人一道生离死别了。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逾期,倒计时已经失效……


  引子:这是5月28日留下的几行字,今天有时间,尝试着把时光倒回到那个时刻,让昔日的音像在脑海中浮现,感觉,一切仍旧如昨日……

  这是一个安静的下午,办公室里很安静,接待了一位老师,其他的时间,一个人,电脑挂在《守望角》,停留在《走过,苏州》,只因为这是一首自己喜欢的背景音乐。视线停留在“逾期,倒计时已经失效”上,久久地看,不动,不思。
  距离上次设定倒计时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在这很久的日子里,自己是不是还没有找到一个时间的节点,是不是在时间的海洋中迷失了方向,是不是有一种倦怠和恐慌,在顺着缠绕的日子慢慢地蔓延……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生命,不过是烟尘

  我知道,我突破不了这层魔障。
  一次次地听到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唤,
  一次次地站起来,向前走,把你靠近。
  一次次地让自己彷徨。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我们曾这样地相信过

  20岁的懵懂年华,我们曾这样地相信过,相信自己的热情,相信自己每一个善意的表达能够感动对方,相信手心的温度,相信怀抱的温暖。
  30岁的年龄,我们曾这样地相信过,相信人的智慧,相信那一个个巧妙的办法可以转危为安,相信有一种称为技术的东西,可以让自己生存,可以让自己获得快乐,寻找到自信,于是,我们甚至尝试着拆分自己的期待,试着把红酒调制的如何高雅,试着把工作整理得如何精确。
  40岁的时候,我们曾这样地相信过,曾那样相信身外之物的规范,相信用规范可以梳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信每一个规范的背后总有着一定的背景,每一个规范背后有不被制约的人群。相信某些人手中握着的主宰我们前途的权力。
  50岁,我们曾这样地相信平安,相信健康是幸福的起点,相信关心的人,相亲相爱的人能够平平淡淡,相互依靠着是最美好的生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