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

生命中的琐碎时光

人总期待着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像猫眼,永远在等待捕抓猎物的那一刻;我们的心中,不知从哪儿学来一种惯性,仿佛,一定得把平静的空气搞得沸沸扬扬才有意思。

带着你,慢慢地走

  算起来,从去年8月重启个人网站正好一年了,在网站沉寂6年之后,在技术上重温PJblog,后来又转到了WordPress,了解、熟悉新的系统的插件和主题,一年里它打发了我许多空闲的时光,记录下自己远离工作之后,一大段空白时间里的心路历程,所思所感。

遇见

  人一生是不断成长且不断遇见的一生。
  早上一睁眼,从遇见阳光开始,这一天便目不暇接起来。等太阳下山了,遇见了黑,灯光、星光、月光来了,白天遇见过的换了一身行头,给人是另一番景致。

窗外 • 轮回

  引子:这段文字断断续续已经写了有些时日了,这几日也不知缘由地喘起来,因为缺氧,整个人晕晕乎乎,在家里来回也变得小心,今天抽出时间,在浑浑噩噩中完成这篇文字。

生命如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像一盏灯,不是由于它的灿烂,像一种可以施展的张力,无限地舒展,投射到自己可以触及的任何角落。也不是由于它的温暖,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冬日里壁炉前的安详,其实更确切地说,仅有的这种温暖感受也正在一点点渗漏,却常常让自己找不到泄漏的缺口。

闯关“打怪兽”

  12月7日陈静瑜院长在微博中报道了一例成功的二次双肺移植手术,称这是移植的又一个奇迹。一个叫吴玥的姑娘,又一个善于用笔留下生命记录的病友,2013年第一次移植,五年来每年给供者——一位“放牛小弟”写信。2018年10月30日在出现排异后,经历百般折磨的吴玥接受了第二次肺移植。

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生命的支点

  你对我说,人的生命里会有许多支点,真挚的友情,如意的工作,温暖的亲情,知心的爱人都会成为自己努力生活下去的一个支点。
  如果一个人把这些都拥有,真的很美好!
  是的,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的生命应该是丰富的,只有多彩的人生,才可以看到生命中的许多快乐的东西,生命的泉水才不至于干涸;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人倾注的感情越多,受到的伤害越多。做什么事,面对什么,一种下意识地保护会不自觉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