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教育的

大家语文,网络情缘……


  引子:昨晚,做饭的时候接到金陵晚报一位记者的电话,有点意外,因为大家语文,因为教师节,在进行一些关于教师的报道中需要了解我的一些情况。晚上,用笔在本子上留下下面的几行文字。

  1、网络是一根纽带,它能够链接人的情感和生活,分享智慧和追求,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缺少的是精心编织这一根纽带的人,因为这样,我们的网络体验才会变得更体贴入微,更温馨。
  2、每位老师的教育博客都是当前教育大幕中的一枚别致书签,是网络让这一枚枚书签熠熠生辉,让我们能够看到教育光彩夺目的一面。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一份网络调查的回复

  看到7月17日刘永和所长一份群发的邮件,对以下三个问题进行网络调查,他说“敬请配合!在此表示感谢!”。利用今天的闲暇,完成了它,担心有点迟。
  我的回复:
  刘所长,邮件收到,一些想法,供您参考。
  作为南京教师:
  1、您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举两条 )
  ⑴、首先,我如何面对考试的压力?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教育的

世界是平的,教育也是平的?

  人们通常把网络称为虚拟世界,然而人肉搜索让我们明白,网络并不虚拟,它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网络正在变成一种万有媒介、一种管道,经由它,信息流过我的眼、耳,进入我的思想。
  尼古拉斯·G·卡尔说:网络似乎粉碎了我专注与沉思的能力,现如今,我的脑袋就盼着以网络提供信息的方式获取信息:飞快的微粒运动。”“过去我是个深海潜水者,现在我好像踩着滑水板,从海面上飞驰而过。”
  密歇根医学院布鲁斯·费里徳曼说:我再也读不了《战争与和平》了。我失去了这种本事。及时是一篇blog,超过了三四段,也难以下咽。我瞅一眼就跑。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不希望的结局

  先前离开的学校“上网”了,让人不安的是竟然是以曝光的方式,呈现在网络上。
  我离开学校一年之后,整个区小学校长大调整,老校长也调离了先前的学校,调来了一位同样是管理经验丰富的校长,至少在他刚刚上任的时候,我是如此地认为,一直期待着他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是啊,前前后后在这所小学工作了17年,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光就是在那一片天地中度过,一花一草,每一条道路,每一层楼梯都曾留下自己的身影,离开它之后,怎么不希望它蓬勃发展,有好的前程。
  昨天,今天,一些老师在西祠上发了很多的帖子,不想去打听发帖的是谁的猜疑,也不想去问大家抱怨的领导到底存在着怎样的不可原谅的问题。如果,仅仅是给校长一个警示,我想,效果已经达到了。如果,再往下闹腾,是不是会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大年初一

  今天是大年初一,很清闲的一天,已经过了出去“抢红包”的岁月。
  还是把空闲的时间献给了网络,给了大家语文。
  我想,大家语文2009如果有些作为的话,还是在博客圈上,让人担心的是,大家语文所用系统的博客圈代码调用功能很弱,自己在有限的调用里最大地满足网站的需要。今天修改了大家语文博客圈的首页,使之成为独立的页面,类似于完整、全面的博客圈的内容,类似于搜狐博客的样子。
  有的时候问自己是自己离不开网络,还是离不开大家语文,悠然之家,还是守望角,如果自己能够丢弃网络,能不能把大家语文,悠然之家,守望角一个个地丢弃。

阅读更多...
Posted in 技术的

不能恋旧的网络

  不知怎么地,想到了恋旧的话题。
  因为这几天事情多,今天一早,看到”悠然之家”待审核的文章已经有了10多篇了,不敢过于懈怠。登陆,浏览,发现大多是一位名叫”优秀教师”的老师发表的文章。
  阅读,欣赏,选择了三篇文章配了插图,希望能够感应到作者落笔时的美好心情。
  看着长长的文章题目的列表,突然想,在悠然之家,给这位老师建立自己的文集。
  说起文集,悠然之家先后有空空文集、叶落归根、行者之歌、荷青文集、朝玉心语,除了荷青老师的文集偶有更新之外,其它几个文集已经鲜有更新了。
  有点责怪自己,或许是这种文集汇总的方式,给几位老师增添了压力,减少了自由,网络本来就是时间堆积的长河,守得住的被冲刷上了岸,选择了闲庭漫步,没有了兴致的,重新又回到了生活的大船上。不管这么样,都是生活,都会幸福的日子,只是上岸的地点会不同,只是心情栖息的方式有不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