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怎样的一种行走——读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直想有机会再能够读读池莉的书,一直觉得那是一个喜欢寂静而知性的女子,零星所读的文字中始终传来犹如钢琴清脆的声响,透明并裹挟着穿透力。
  在书中,池莉说:“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我总在守候,总想着我人生的春季能够到来。春竟然是那样的一种大方,清亮,顺畅,和煦和健康。

一路的风景

  5月到来了,接连几天到了办公室,开始接触到一些具体的工作,慢慢进入工作状态。
  过去的四月,是悠闲而担心的。悠闲的日子里,8点多起床,每天看看书,看看电视,或者买菜,做饭,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怀有身孕的丫头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了,但还是坚持着上班。每天,开始有些担心,除了因为宝宝的长大带来她身体的不适外,上下班的行动能力和生活节奏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让她经历着诸多的烦恼。

陌生的城市

  因为要进行处理网站备案的原因,昨天下午,去了一个不常去的地方,虽然相隔不远,因为这几年城市发展的迅速,已经高楼林立,车流不息,一切竟然变得那么陌生。
  俨然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陌生的人群,以悄然的姿态,宛如走在城市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