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折腾记

做网站是一个坑,用WordPress做网站是一个大坑。
从2003年开始接触网站,从动易的cms建的[悠然之家]开始,到用oblog建的[大家语文教师博客网],前后也算是风风火火走过了13年,还有如昙花一现的用Discuz建的[南京教师科研网],在尝试运行一年之后,主管部门就放弃了原先的计划。现在还在坚持的个人博客,从pjblog到WordPress,折腾了这么久,留下了WordPress架设的[悠然-守望角],以后应该是不会再换系统了。

终于暂时安静了—网站被侵入后记


自网站重启以来,就不想再写技术类的文字,对于网络技术我一直是学生,关于Wordpress ,关于各种网站功能的实现,网上有很多很专业,很全面的文章可看,只要百度一下,大多是能解决问题的。
但是这次不同,6月8日登录FTP服务器,发现网站根目录数个怪异的PHP文件,下载一看,密密麻麻的代码,可是,我不认识。网站被侵?挂马?这位大侠都做了什么?被注入了多少文件?

皮囊与写作——读蔡崇达《皮囊》

  拿到蒋崇达的《皮囊》,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关于身体与灵魂,生与死的书。
  花了一个多星期,阅读完了,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关于皮囊与写作的经历和剖析。
  《皮囊》中试图“留给我最好的遗产”的阿太,《残疾》在病痛中挣扎了8年的父亲,《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中“一不小心”不见了的漳州阿伯,“可惜心脏连在一起”的一对婴儿,“再也没有见到”的在圣诞之夜为病重的父亲放烟花的儿子,《张美丽》中张美丽的“无法安息的灵魂,将没处安身,只能四处游荡”……

无法记录

  一直,无法写点什么。思绪,总是混乱的,不像清澈的天空,也不像清凌凌的河水。一直站在人声嘈杂的街口,不知道下一个时刻,会有怎样的景象出现,不知道下一个时刻,面对的人以怎样的方式相见。
  一直,在挣扎。在希望与妥协中寻求平衡,或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平衡。
  一直,在努力着。
  知道世界永远是寂静,就像深夜里路边的灌木丛,在黑暗的角落,那么轻易地就被遗忘,轻易地就被毁灭,再也没有人留意,它曾经来过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