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


If I could

夜深了,窗外灯火一盏盏熄灭。
想找人倾诉。
可是翻来翻去,几百人的通讯录里,除了有事才联系的家人,屏蔽了的微商,就只剩下“点赞之交”的同学、同事和陌生人。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看上去好友上千,心中有事的时候,却找不到一个真正可以说话的人。

1
谁是真心朋友?借次钱就知道了
电影《飞驰人生》里,沈腾饰演的男主角张弛,曾是叱咤风云的“车神”,后因一次非法赛车被禁赛5年。
解禁后,他想重回赛场,于是信心满满地去找曾经的车队伙伴,希望得到车辆赞助。他原本以为这事肯定会成功。
但此时的他风光不再,一身外债。之前的伙伴,并不愿意借车给他。
这让张弛非常失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在人生的关键期,竟然不肯伸出援手。
他给以前认识的“大佬”们打电话,寻求赞助,结果也是一样。
他迷惑不解地问对手林臻东:“我认识那么多大佬,为什么一打电话,他们就都在国外度假?”
林臻东一针见血:“人在顺境时的友谊,可能并没有那么坚固。”
希腊哲学家德谟克里特曾说:“很多显得像朋友的人其实不一定是朋友,而很多是朋友的倒并不显得像朋友。”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当我们强大时,身边围满了“像朋友”的朋友;当我们弱小时,绝大多数“朋友”一哄而散。
谁是真心朋友?借次钱就知道了。
高晓松曾经在《奇葩说》中,谈起过他的一段经历。
那年,唱片行业惨淡,生活所迫,他向朴树开口借15万。
朴树只回了两个字:“账号”。雪中送炭的15万,让高晓松渡过了难关。
后来,朴树手头紧,于是叫高晓松还钱,也只两个字:“还钱”。高晓松马上把钱转给了他。
这才是真心朋友之间借钱的最好范例。
“成年人的崩溃,都是从借钱开始的”。

在我们放下尊严开口借钱的时候,在一片“不好意思,近来手头紧”的声音中,那个爽快地跟我们说“账号”“还钱”二字的人,是多么难得。
任何人的钱来得都不容易,能够帮助朋友解决燃眉之急的人,都值得深交。
何谓真正的朋友?便是那个节假日不发祝福短信,平日里也不打电话维持关系,但关键时刻,却会二话不说,直接过来帮助我们的人。
他们,才是我们最值得珍惜的。

2
真正的朋友,既能雪中送炭,也能锦上添花

上世纪40年代,潘柳黛与张爱玲都是上海文坛才女,有段时间,两人来往甚密。
可是,自从张爱玲大红大紫之后,情况就变了。
潘柳黛手里握有好友的第一手八卦资料,于是写了篇《论胡兰成论张爱玲》。
文章里讽刺说,张爱玲与李鸿章的关系,就好像太平洋里淹死一只老母鸡,上海人喝黄浦江的自来水自称“喝到鸡汤”的距离一样,八竿子打不着。
她还公然肆意评价张爱玲:
“尤其张爱玲的脾气,在这几个人当中,比较是有点怪的。张爱玲的自标高格,不要说鲜花,就是清风明月,她觉得好像也不足以陪衬她似的。”
朋友获得了成功,因为妒忌而心理失衡,在一旁讽刺挖苦甚至诽谤,这样的人,希望他能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拉一把,简直是奢侈。
真正的朋友,是既能雪中送炭,也能锦上添花的。他会为我们的成功,而由衷地在路边为我们鼓掌。
1952年,张爱玲到了香港,与邝文美成了好友。
往后余生的几十年间,张爱玲去了美国,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
可以这么说,没有邝文美,就没有张爱玲。
如果不是邝文美一直支持丈夫宋淇为张爱玲各类书籍的出版东奔西走,我们或许就看不到张爱玲的作品了。而张爱玲也会因为缺乏版税收入,陷入真正窘迫的境地。
如果不是宋淇向夏志清举荐张爱玲,夏志清也不会在浩如烟海的大陆作家中重点推荐她。
张爱玲感怀于这份雪中送炭的友情,去世之后,她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邝文美夫妇。

自古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难的是要在这个利益至上的社会里,保持无目的的交往。
很多人感叹:越长大越孤单,身边朋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往。我们每个人似是戴上了面具,辛苦维系着所谓的人脉。
而那些无目的的交往,才是最真纯,最动人的。
时间是筛子,它能帮我们筛选出真正的朋友。
他们既能雪中送炭,也能锦上添花。他们如同云中之月,平日里不夸耀不热络,却能在面临人生暗途时,拨开云雾,默默地替我们照亮前程。

3
余生,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

我们把太多的时间,耗费在带有表演性质的无效社交里:
领导分享了一篇自己写的文章,底下员工纷纷点赞,恭维领导文笔好棒,虽然很多人并没有打开文章链接;
朋友晒了自己新买的衣服,很多人回复说真好看。可心里却在想,你这么胖,穿得进这件衣服吗?
而尴尬之处就在于,我们信奉“多个朋友多条路”,拼命努力着扩大交际圈。
于是,看起来朋友遍天下,但事实上,都是虚假繁荣。一旦自己遇到事儿需要人帮忙,人群纷纷作鸟兽散。
作家少文杰在《冒失咖啡》中说:

人,不可能有很多朋友。所谓朋友遍天下,不是一种诗意的夸张,就是一种浅薄的自负。热衷于社交的人,往往自诩朋友众多。其实他们心里明白,社交场上的主宰从来不是友谊,因为真正的友情从不喧嚣。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曾提出一个“邓巴理论”,他认为一个人只能与大约150个人保持稳定的人际关系(虚拟社交除外),而真正有深入交往的,顶多20人。
这就需要我们严格筛选我们的朋友圈,把它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这样,才能确保我们有足够的精力来维护稳定的关系,在关键时刻才能用得上。
《火星情报局》节目里,和汪涵搭档了十来年的钱枫“委屈”地谈起,有一天,自己突然被汪涵删除了。
汪涵回应道:范冰冰我都删了。
事实上,只要朋友圈人数达到一百多,他就会觉得“可怕,要把一些没有意义的,全都删掉。”
你以为汪涵这样做,会把人脉斩断?恰恰不是。
2015年的时候,刘涛在丹麦的工作室被窃走了四百多万首饰。
汪涵马上给丹麦驻华大使馆打了个电话,隔天,嫌疑犯就被抓到了,失窃的财物也被追了回来。
作家苏岑曾说:“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若他们走进不了你内心,就只会把你生命搅扰得拥挤不堪。”

来自:十点读书
文 | 水清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