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理想,教育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丝绸之路 – 喜多郎

  渐渐地我们不太愿意触及自己的教育理想,倒不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憧憬美好的教育未来,只是因为面对目前教育中的许多自己的“不能够”,我们渐渐地失去了憧憬未来的勇气,久而久之我们也渐渐地失去了品味美好教育状态的能力,没有美好的期待,很多事情就成为了没有目标的例行公事,昨天怎么做的今天还怎么做,以前怎么做的,现在依旧这样做,只要不走样,我们就没有错误,于是,“不犯错误”与“出色的工作”画上了等号,“安于现状,脚踏实地”与“只有事情,没有事业”成为最现实的选择。
  让我们感到庆幸的是在教育的圈内圈外,还有许多人对孩子发展坚持着给与关注,对教育规律坚持着热衷,孩子要发展,教育要适宜时代的要求,许多变化了的东西出现在教育的面前,这些坚持者有的振臂而呼,有的默默耕耘,用自己的生命铺就一条教育的探索之路。
  是的,我们在呼唤教育创新,教育亟待改革,许多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我们的良好期待是否需要通过一些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
  教育理想的状态是怎样的?我们可以接受各种各样理性的定义,去勾画师生共同幸福的实现。可是我们知道教育是需要通过具体的行为实现的,我们更愿意接受建立在课堂或者教师、家长、孩子之间能够感知的幸福。随着多元与个性的观念的渗入,我们在很多问题上开始天马行空,自由而又自信地展现我们个体的意志,课堂上教师“抑扬顿挫”的讲解对学生来讲是不是好的教学样式?孩子们尝试着用自己的方法琢磨解决问题是不是有效的教学方式?学生不完善的看法甚至偏颇的意见是及时给与指出还是等待孩子自己经历顿悟的过程?家长或者社会功利化的生活观念如何与学校教育结合起来,让孩子建立一定的是非观念?在沉重的课程任务面前,教学时间显得严重的不足,我们如何取舍?加上某些教学过程的不得法,使得原本在过去很明确的问题,现在开始变得似是而非。如何尊重个体,把握原则,在很多具体的问题前面,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变得踌躇满志,举棋不定。于是,起初的教育理想状态变得美好而又模糊。
  教育需要立足当下,但是教育不能没有未来,否则将失去教育的真正意义。我们可以回首从有教育活动记载的历史开始到今天,其间经过了哪些教育方式的变革,出现过哪些杰出的教育家。这段历史有多长,不论是希腊文明至今的3000年,还是中华民族的5000年文明的进程,这样的历史给教育带来的极其丰厚的沉淀。这些积淀哪些是精华,哪些已经不再符合现代社会的要求,这就意味着一位教师除了专业知识学习之外,教育教学方法的学习,现代社会科技文化的了解,人类文明历程的了解,个人文化、生活素养的提高,都将是伴随着他一生的必需,没有这样的学习积累的经历,教育的内容自然会变的苍白而单薄。
  从20世纪70年代初起巴班斯基提出教学过程最优化,现在耕耘在教学第一线的中年教师不少是接受着他的教育思想长大的。现在我们的教育现实是怎样的呢,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纷纷扰扰已经完全占据了教育工作者关注的眼球及话语的平台,一切的不和谐,一切的苦难都来自于应试教育,来自于“不考就没有活路”的社会现实,我们的教育已经非常情绪化,要么是看破红尘的麻木与沧桑,要么是无法自拔的长吁短叹的哀鸣,找不到教育的出口,更找不到自己的生命的价值,好像教学本身的改进与创新已经失去了意义,好像让生命寻找最基本的娱乐方式已经成为存活的最务实的状态,许多教师隐隐地看到自己有限的精力与一个无限的陷阱在抗争,源源的付出找不到最后的成果,至于“最优化的课堂”已经被我们忽略了。
  我们的课堂在发生着怎样的改变,从“传道解惑”的私塾,到现在的班级授课制,还有正在开始在成人教育中显露作用的网络化教育,这一切教学组织方式改变的背后,无法逃脱国家及社会对社会建设者的需求与制约,我们的课堂通过课程、教学价值观接受着国家意志的影响,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一线的教师在教育的价值观上是没有话语权的,即使是这一轮的新课程改革也是通过理念的灌输实现大同的。要培养学生的创新品质,不能没有创新气息流淌的课堂,不能没有教学设计创新的教师,不能没有自由的教育氛围。自由不是放纵,自由应该建立在丰富的教育资源选择上的自主,应该是没有“语文姓什么”的冗长的讨论,没有那种语文“工具性、人文性”不知如何取舍的束缚。细心的我们应该可以看到等大家讨论清楚某个概念、本质之后,多少年来我们的课堂资源依旧不充足,师生的教学依旧不幸福。此时或许有人能明白我们是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了一场场“口水战”中去了,而教学急需多样化的与孩子贴近的那些教育资源被我们忽视了,因为我们现在依旧坚信先解决“为什么”去做比“怎么去做”更重要!而且重要的多!教育事关孩子的未来,谁也不敢在教育上放开胆子,做一个只要是“逮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勇者。
  我们的教育的环境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就像把财富堆在贫困山区人民的面前不是致富一样,对教育的发展我们需要社会人文环境来维护与影响,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在学校和同学打闹被批评的孩子,家长的一句:人家打你,你就打他,有事妈妈替你顶着。学校的团结教育、集体主义教育、同伴教育在片刻之间被架空。学校老师循循善诱让孩子知道了过马路要看路灯,走人行横道线,放学路上孩子看着马路两边无所顾忌的人来人往是不是会迷惑,会怀疑。是的,什么是虚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做出来给人看的,什么是说出来给人听的,我们的孩子从小开始学习一门大学问“如何做表面文章”。
  经常看到这样的感慨,拿中国的学校教育状态与欧美的学校教育如何如何相比较,看到欧美校园的简约对比我们校园的庸俗的奢华与破落的巨大差距,看到他们教室布置得生活化,对比我们教室的统一单调没有活力,看到讲台上的老师亲切互动,对比我们课堂上的威严肃穆,看到欧美社区教育资源的丰富,对比我们学校教育的孤立无援。总之,我们对欧美校园、课堂建设的民主与对人的发展的重视,好的心态是羡慕与借鉴,糟糕一点的是无奈与自卑。
  我们应该注意到,正像我们课堂上强调合作、探究一样,我们的民族文化的进步需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要经历,法制的建设要完善,才会让每一个公民在自律基础上追求自己的权利,实现民主,社会的价值体系要梳理,人力资源的、环境资源的可贵要被每一个公民深切感知,这样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才能够围绕着重视人的价值而展开,商品的价值、劳动的价值被我们重新衡量,教育也就自然会被公民所关注,教育投入的方式才会“体贴入微”而不是数十万、数百万装备现代教育设备的“门面”豪举。
  所以,每一个稍微了解“中国制造”的人都会感慨中国人在用自己廉价的劳动力和环境的恶化支撑起中国外贸的繁荣,甚至是整个西方经济的繁荣,每一个了解东西方教育的人都会感慨中国把沉重的课程内容强加在每一个孩子的面前,却在竭尽全力地要求教师把学习变成一件快乐的事情。中国的人多,中国的科学技术运用亟待普及,中国的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急需提高,于是我们这一代或者需要有几代人肩负着速成的重任,其中的辛劳可想而知。
  面对理想我们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需要许多人把自己毕生的精力贡献给它,需要社会整体素质的提高,需要国家运行机制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步地改革,很多时候我们由于经历的不愉快开始埋怨与说三道四,如果让我们看到模式变革之中盘根错节的联系,看到很多条件的制约,我们就会理性而智慧一些,解决好自己身边的问题,能够用自己的行为或多或少地为整个社会的添加一些亮色。

阅读::97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