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般美丽的模样


一个深爱的人
 

引子:随着武汉肺炎疫情的持续,抗战一线护士的感人场景一幕幕浮现,防护服下满面的汗水,防护面罩下深深的勒痕,时刻被感染的风险,那些报道的和未曾报道的故事,每一个面对病魔的护士都是一首勇敢而坚定的壮歌。

远离抗战前沿的我们,无法感受身着防护服的护士们所面对的巨大工作和心理压力,无法用我们平庸的善良去解读那些奋斗的日日夜夜,我们只能用我们的亲身经历去仰慕她们的美好。

近几年每年两三次住院经历,让我对病房生活,以及与ICU和普通病房的护士渐渐熟悉起来。在ICU虽然也就是一周左右的时间,但因是24小时监护,治疗项目多,和她们的接触也多。每天的治疗一般是以天蒙蒙亮时的检验抽血开始的,随后是夜班和白班的交班,把病人从上到下,所做的每项治疗以及浑身上下每个针头、针管都要交代一番。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是很配合地转动身体,最后交班的护士也总会微笑着留下一句:他很配合治疗的,放心。

ICU的护士是忙碌的,每个进ICU的病人都是危重的,治疗项目多,检测设备的数据采集量也大,每个当班护理两三位病人,很辛苦。寸步难行的我每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看着她们有条不紊地输液,吸痰,给病人翻身,一遍又一遍地整理因病人生活不能自理而弄脏的床铺,展开长长的一张记录单,在上面密密麻麻定时记录病人的体温,心跳,血压,氧合,出入量,检测数据,输液状况……不时响起输液泵“嘀嘀”的提示声,总跟随着护士们轻快的脚步。

因为气管插管的原因,无法发声,一次因口渴难耐,不知是昏昏沉沉的我动作走形,还是动作不到位,比划了半天,护士还是一筹莫展,最后耐心地找来了纸笔,两个人相视一笑,无法口饮,只得鼻饲了一杯水。

在所有治疗中,对于定时的动脉血采集与吸痰我心里有莫名的抗拒,但在ICU,护士们往往能“一针见血”,手法熟练而准确,但插管吸痰的痛苦是免除不了的,在我不停地做出慢慢放下的手势之后,总能听到:知道,知道,慢点,慢点。导管渐慢渐缓,“再来一次?”一两个小时后,又见到熟悉的笑脸,“吸痰,要不要?”虽然知道很不适,但知道它的益处,犹豫中点点头。

一天忙忙碌碌,时间过得很快,又一个交班,又见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容,告别的远远的朝我挥挥手,微笑,我也挥挥手,微笑。接班的护士过来招呼,“你好,今天是我当班,有事敲敲床,叫我。”

ICU病房里的病人来来去去,我知道一周左右,我也会悄悄的离开这里,但在这段与病魔抗争的记忆里,因为有她们的细致和微笑平添了一丝温馨。

是的,那是如天使般美丽的模样。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1条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