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

  最近在看香港词人林夕的书《曾经》,每一篇都是短小的生活随感,恰如一本可以随身携带的口袋书,走到哪里都可以翻开来看看。听他讲搬家,看电影,听歌,和朋友喝酒,过圣诞节。林林种种。
  记得有一段,写了恒生指数,写了股市风暴这些惊心动魄的大事,写了一位大人物去世的事情,写到了张大千过世的那天,记得的是清晨他的父亲如何在对他们狠狠地斥责,以及父亲“随手拨翻桌上的咸蛋和白粥”。他在最后讲到了伤害,讲到了伤害的远和近,“令我衷心相信,个人哀乐才影响至巨,大事太遥远,不及身边的人一刀刀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