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


悠然寄语:愿世界温柔待你,眉眼含笑,看人间四季……我们呼吸的每一刻都很幸福。
作曲 : 王冲  作词 : 王冲
歌手:王大冲 / 万小宇
想和你一起去一个地方
一个地图上都没有的村庄
我弹着吉他为你歌唱
你坐在身旁为我鼓掌

写给幸福

悠然寄语:一个人一生里如果能遇到一个他真正爱的人,是一件幸事;如果,那个他所爱的人也深深地爱着他,这更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如果,我说如果,相爱的两个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呢,于是,会很幸福很幸福吗?会的,我相信!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有仪式感的家庭,孩子不会差

引子:如何让孩子感受家的温暖,家庭成员之间那种相互之间的感情,除了生活中的关爱,还有哪些瞬间可以成为孩子珍贵的记忆,这篇文字启发我们,……

好幸福!

  因为工作的关系,有机会聆听到江苏省教科所所长成尚荣先生的指导和讲学,被他的学识以及对教育深深的情怀所动,在工作中有过接触,或许是那几年连续获得省师陶杯论文一等奖的缘故,作为评委的他记得了我。

富贵竹

  客厅的窗台上养了几株富贵竹,算算和它相伴已经有86天了。
  想想,很早以前在一些店铺的柜台上见过它,只是不知道它的名字,看着它弯曲的枝干婀娜多姿地栽种在长而纤细的玻璃花瓶中,一捧清水养育了它的生命。不觉得心里一动,没有奢求的生命是不是就会显得平静自然。

最懂的人,最暖的伴——纪念这个大雪纷飞中的情人节


  引子:昨天因为一个不小心,受了凉,很难受,晚上很早就洗漱结束,坐在被窝里,四周很静,很静……一早,一句简单的话语,让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充满了温馨。

  这是一个被浮云,在浮云的世界。在很多东西都被微博,被浮云之后,投射在心里的只剩下短语和碎片,经过日复一日的岁月冲刷之后,真正能留给自己的又有什么?
  或许是因为从13岁上初中开始一直在外面读书的原因,对家的温馨一直有很强烈的渴望。幼时那些关于家的不多的记忆,常常在某个时刻,浮现出来,让自己入神地去思念。一直期待着在这一个城市中,有着这么一个角落,亲近的两个人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早上赶着去上班,晚上按时回来,不大的房间里能够听到对方声音,看着对方里里外外,跑来跑去,靠着自己不多的工资,把孩子养育大,让孩子快乐而健康的成长。

新教师,幸福的未来……

  一天半的时间,参与本区的小学语文教师的招聘评审工作。20位即将走出校门的大学生,面对教师这一份职业,满怀着憧憬。
  用30分钟的准备,20分钟的问答和说课,完成一次完美的展示。在技术上,问答其实是5分钟中的演讲,如何找到倾听的对象,表达什么主题,如果事前稍加练习,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而说课,不是短时间能够速成的,说些什么不是问题,如何能够说得清楚,这里就可以看出水平了。三维目标都知道是什么,但是具体的一篇课文,如何提取出这样的目标,就需要对教材对学生的学习有所了解了,往往弄不清的过程与方法,让学生经历怎样的学习过程,学习到哪些方法,很多时候没有弄清楚。

原来,答案……

  引子:最近几天,想着关于世界,关于忘却,关于答案的话题……萦绕,试着写下来……
  很多时候,对一些事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自己,答案在哪里,答案是什么?是的,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仿佛只有这样,自己就能够找到一条可以沟通从一点到另一点的浮桥,不管它有多曲折,不管它有多长,握在手中,就仿佛能够得到了一条拯救自己的绳索,可以帮助自己逃出深渊。

伤害

  最近在看香港词人林夕的书《曾经》,每一篇都是短小的生活随感,恰如一本可以随身携带的口袋书,走到哪里都可以翻开来看看。听他讲搬家,看电影,听歌,和朋友喝酒,过圣诞节。林林种种。
  记得有一段,写了恒生指数,写了股市风暴这些惊心动魄的大事,写了一位大人物去世的事情,写到了张大千过世的那天,记得的是清晨他的父亲如何在对他们狠狠地斥责,以及父亲“随手拨翻桌上的咸蛋和白粥”。他在最后讲到了伤害,讲到了伤害的远和近,“令我衷心相信,个人哀乐才影响至巨,大事太遥远,不及身边的人一刀刀刺进来。”

不敢太幸福

  我知道,应该知道的,岁月的四季不会都是温暖如春,会有寒冬,会有站在呼呼的北风中瑟瑟发抖的时刻。
  我知道,我应该知道的,温暖因寒冷而生,拥有因离别而珍贵,可是,可是,自己是那么地不争气,展开双臂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就是不愿意去预知夜晚的冰凉和黑暗,就是固执地描绘手中无法割舍的画面,因为它美丽,因为它懂得。
  我知道,我应该知道的,很多事情走过了才会真正地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可是自己始终徘徊在对与错之间虚度时光,在取与舍之间迷茫。就这样,岁月流转,让岁月的延续成为无休止的遗憾。
  我知道,我应该知道的,有些事情必然会发生,可是直到今天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如何去把这一堆散沙堆积成塔,是不是需要逃避,是不是只能选择这个最坏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