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男孩,爸爸脚下的路很长很长……

悠然寄语:我是一个好静的人,上天却赐给我一个顽皮的淘气鬼,整天在家跑进跑出,很少有一个翩翩少年的安静模样,于是,我就陪着他下棋,陪着他拼搭,陪着他画画,陪着他读书,陪着他听三国,听西游,看他表演三英战吕布。宝贝,对不起,不能陪着打球,不能陪着你满山地奔跑,陪着你满操场跑着喊着“把球传给我”……

1
我从童年的方向
看到的永远是你的背影
……
你召唤我成为儿子
我跟随你成为父亲
这是北岛《给父亲》的诗句。

如何为即将入学的孩子做准备

孩子升入一年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它绝不是孩子一个人的事情,这是家庭生活的一个标志性阶段的开始,是全家人进入一个生活的新阶段,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问题一:孩子现在需要提前学习拼音和练习书写(数学计算)吗……

和“调皮蛋”在一起

  

  引子:在好友李老师的空间里看到一段关于和“调皮”的孩子打交道的日志,面对李老师有爱心的发现、期待,当时敲下一段留言,事后看着家里的“调皮鬼”,想想还有一些想说的话,想把这个话题再说一说。

孩子,我为什么打你

有一天与朋友聊天,我说,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当红卫兵,我也没打过人。我还说,我这一辈子,从没打过人……你突然插嘴说:妈妈,你经常打一个人,那就是我……

当代父亲等级考核排名指南

俗话说得好:当爹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即使成功当了爹,也不是你想当得好就能当得好。在凡事都可大数据量化的当代社会,“好爸爸”也有一整套等级体系考核可参考。

教育的智慧——聆听李政涛教授的报告

  引子:在整理自己的文档的时候,看到这篇已经放了多年的草稿,现在读来,依旧有感触,趁着空闲,集中一下自己的思路,把它写完。

  11月2日下午,有幸到晓庄学院聆听了来自华东师大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的李政涛博士的报告,他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阐述了《当代课堂教学的反思和评价——基于“生命自觉”的“教师实践智慧”》这个话题。

跟随余秋雨的脚步,走出教育的哀伤

  引子:语文教师应该是文化的前排听众,能够清晰感受到文化给人类带来的脉动,也应该能够回头看到整个会场观众的侧耳聆听的神情,就是这种“最前”与“最近”,赋予语文教师很多文化、精神传递的神圣使命。

面对理想,教育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渐渐地我们不太愿意触及自己的教育理想,倒不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憧憬美好的教育未来,只是因为面对目前教育中的许多自己的“不能够”,我们渐渐地失去了憧憬未来的勇气,久而久之我们也渐渐地失去了品味美好教育状态的能力,……

诗意的教育──以感动的眼神看教育

  教育是要有情境的,在一定的情境中你才能体会到教育的妙韵所在,每一个懂得教育精妙的人,无不把那些教育的灵动依据自己的理解,把它还原到一种状态里去。

这一切,谁又在意,谁又会在意!

  再次阅读网站中的那篇《爱的痛了,痛得哭了》的文字,细细地让那一幕在眼前重演,那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流泪,哭泣,询问,再流泪,再哭泣……一对母女泪眼相对。
  如果不是作者那天的那个经历,如果不是作者的表达,如果不是教育在线,我们如何知道世界的那个角落里有如此让人心痛的两个人。

安安的小贴画

  引子:“爸爸,我可以得一张小贴画吗?”“嗯,好呀,你说说,爸爸为什么给你小贴画呢?”“今天,我吃饭很好!”“今天,我拉着小平阿姨的手了!”“今天我上课没有乱跑。”“今天……”

  安安从托班开始,对小贴画一直情有独钟。还记得,三岁的安安从伢伢乐得到第一枚小贴画的回来的那个场景,在楼下就呼天唤地地呼唤着:“爸爸,看,我得了小贴画啦!”那时候,老师是把小贴画贴在脑门上的,看着他仰着头快乐的样子,仿佛是得到了多大的夸奖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