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来自凌晨的信息

一早,安安妈转给我一条信息,来自凌晨1:30分,来自安安的班主任——敬爱的石头老师。

亲爱的**,我今天被忙碌冲昏了头脑。有几个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1.本来约好的适应学习最后一天给安安的总结一直都没有进行。如果明天中午午睡你有时间,我们就见个面,和安安聊一下。如果没有时间,你就转达一下:

老师,请慎重告诉孩子你的观点

  前几日,为玉树的遇难同胞全国哀悼的日子,晚上女儿晚自习回来,说到玉树7.1级的地震级别,本来很正常的问题,因为测算方式的不同,国际上地震专家对地震级别的界定可能存在着一些差别,这是完全正常的,也是情理之中的,在汶川地震中曾经就8.0级的确定出现过这个问题。
  可是,女儿说,这次情况不同,这次的地震没有7.1级,国家为了向国际社会申请国际援助,把地震的级别说成了7.1级。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的,她说,是政治老师说的。

我有一个梦想

  上个周六,参加了女儿的家长会,初三了,学校很重视,开学一个月之后,召开了初三年级的局部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学校通报了去年各个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线,告诉我们孩子在最后的三个月中要经历的艰难历程,4月份的一模,5月份的二模,英语口语测试,体育测试,已经感觉到一排排的沉重力量压过来,沉沉地透不过气来,我想女儿的感受,也会是同样吧。
  女儿的班,到初二时候换了一位班主任,一位年轻的男老师,经验不足,作为家长常觉得他工作中有不少疏忽的地方。初三,换了一位刚从初三退下来的老师,物理、语文老师也做了调换,就这样,认识了冯教师,一个颇有临危授命色彩的老师。
  事实证明,这样的调整是及时的。